返回

东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4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她往旁边侧了一下身子,等我走过去之后,才落后两步,跟在后面。

与先皇驾崩时不同,这一次直到女皇咽了气,丧钟响起过后,才有宫中的女官来通知。当年的皇帝姨娘闭眼的时候,可是娘亲一直陪在身边的,亲疏远近,自然就一清二楚了。

不过我知道,她想防着的不是娘亲,以娘亲的性格,谁都能够看得出来她对那个位置没有任何的兴趣,甚至于对权势也一丁点儿的欲望都没有。她要防着的,是我。虽然我口口声声的说着我也对那个位置不感兴趣,可奈何没人相信啊!就连娘亲,和那些个跟我一起征战那么长时间的将士们也不相信。

也只有风雨雷电四人,才真正明了我的心思。因为所有的事情,我都全部教给他们在做,自己,只不过是出出主意而已。像是这一次欧阳青桦的驾崩,的的确确跟我脱不了干系。

所以也就是,她千防万防,自以为机关算尽,确实依旧没能够防住。自然,她在临死之前也不知道我做的事儿,因而她也算死得瞑目了。不过她如果知道她在知晓自己命不久矣之后留下的遗诏早就被调了包,不知道会不会气活过来。

“走吧,马上进宫!”见到娘亲,她依然很平静,表情也依旧很冷漠。只看了我一眼过后,简单的说了一句,便率先走了出去。

我低下头微微一下,跟在她的身后默不作声。

这个夜晚,京城的确很不平静,大街上马蹄声就没有断过。自宫门口起,便有许多身着凤起各阶官服或熟悉或陌生的女人向我们母女二人行礼,皆是恭恭谨谨的,连之前胆敢在大庭广众之下高声斥责我不是君王的御史大人也如此。

她们知道女皇是极不喜欢我的,能够放得开以将我得罪到底为代价来换取欧阳青桦的好感,可怎知道欧阳青桦是个短命的,为帝短短三年,便骤然离世,如今皇女幼小,唯一存活的女帝姐妹也向来与我交好,哪里是她一个从一品大臣能够得罪得起的啊!自然是不敢再在我面前嚣张了。

在某些方面,我也不是个小气的人,何况像她这样的小人,又哪里值得我去报复了,当然是不会去理会她们的。只如同母亲一般,冷凝着脸,匆匆往乾清宫走去。俨然一副为女帝的驾崩而悲伤不已的模样。

整个皇宫灯火通明,与白天已经没有任何的区别了。离乾清宫还有一段距离,就听见宫里面传出来一片哭泣声,怕是欧阳青桦那些个妃子都守着她的尸体在哭着吧!

女帝驾崩,最可怜的就是后宫中的那些男人,有孩子的还好,至少有个安稳的晚年,没有孩子的,不是殉葬就只有聚集起来,养在一处,从此再没有任何的希望。

女帝年纪本就不大,后宫中甚至还有年前才入选的十三四岁的男子。在这个时候,除了哭泣,他们怕是再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吧!毕竟,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未来了,这个时候,为自己哀悼一番倒也名正言顺。

还未踏进宫门,贤王欧阳青桐就迎了出来,稍稍躬身向母亲行礼,口称皇姨,领着我们进到内室里过后又拉过旁边一个身着麻衣八九岁大小的女孩儿,让其向母亲磕头,小女孩儿眼中一片朦胧,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硬生生的从梦中叫醒,此刻都还没有清醒过来呢!她单薄的身子有些发抖,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诺诺的,不过却也很听话的磕了头,口称皇姨奶奶,又朝我磕头,称皇姨,欧阳青桐教一句,她便学一句,直叫娘亲皱眉。

这便是欧阳青桦宠妃吴氏生的女儿,行四,前面三个都是男孩儿。欧阳青桐如此做派,俨然是表明这个女孩儿就是未来的女帝。

我不由得心中暗笑,看来欧阳青桦是真的没有救了,放着好好儿的嫡女不立,竟然立一个仆侍生的女儿为嗣。而欧阳青桐也着实愚忠,也跟着在一旁起哄。

“萍儿,到姨姨这里来。”没有理会还跪在地上的皇长女欧阳菱,侧过身不受她的拜见,而是柔声轻唤立在床侧的另一个五岁左右的女孩儿。

“姨姨。”同样身穿麻衣,头缠白布的女孩儿低声唤了我一声,才迈着小步子朝我走了过来,一副沉稳的样子。

“恩,这是姨姨的娘亲,你母皇的姨姨,乖,喊姨奶奶。”忽略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我指着拉着她的小手,指着娘亲,说。

“萍儿见过姨奶奶,叩谢姨奶奶!”与欧阳菱的表现完全不同,小家伙撩起前襟,跪了下去,做足了皇家丧葬礼仪,丝毫不打折扣的,前额在地上砰砰砰的磕了三下,又转过身,朝向我,同样磕了下去,“萍儿叩谢皇姨。”实打实的磕完了头之后,才立起身来,站到我的旁边,小脸一片坚毅。

娘亲不着声色的微微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我的做法。

“珞妹妹这是何故?”贤王欧阳青桐面带疑色,出言询问。

“桐姐姐难道忘了,萍儿乃先皇后嫡女,如今后宫无主,萍儿就是唯一的嫡女。这个长辈礼节,理当是她来行才合乎常理,不是吗?”我笑了笑,不若以前还称呼她为贤王,只顺着她的意思,唤着姐姐,讲的也都是凤起的风俗和常理。

“女皇驾崩之前言道由菱儿来行此礼,正康王爷如此作为,难道是想造反不成?”欧阳青桐皱着眉头,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刚才还在女皇凤床旁哭泣的男子陡然站了起来,朗声喝道。

“女皇生前未立太女,此时遗诏也尚未颁布,按律当由嫡女为孝女,行此大礼。何况吴慧妃为后宫妃嫔,朝堂之事岂容男子插手,怕是吴慧妃心思不正,想要坏我凤起正统才是吧!”我一挑眉,狠狠的瞪了过去,毫不客气的回道。

“你……”他似乎是没有想到我会如此说,瞪着大大的眼睛,张口结舌。

“还有,吴慧妃言先帝遗言由大皇女为孝女,可有何人作证?”没等他反映过来,我又问,不给他任何的时间。

“……”他一愣,低垂下头去。

早就安排好了的事情,怎么会出任何的差错,女皇弥留之际,我的人把除了吴慧妃父女二人之外的其余人等,通通设置障碍拦在了外面,就算欧阳青桦真的说过这样的话,也自然是没有任何人为其作证的。而她亲手写的立欧阳菱为嗣,即皇帝位的遗诏也在第一时间就被换了出来,化为了灰烬。

“既然如此,便是吴慧妃假传圣旨,妄图谋取朝政咯。贤王殿下,不知此时该当如何处置?”我又在第一时间抢在了所有想开口的人前面,把这个问题抛给了欧阳青桐。

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相信这个安排,会在两个皇女之间选择了支持吴慧妃和欧阳菱而弃欧阳萍,可如今满朝文武都在乾清宫外的场院里,宫中还站着丞相、太尉和镇国大将军,我自然是不能做的太过的。

她是女帝亲妹,我只不过是一个堂妹而已。虽然按照品级,我受封的王位比她要高,却是不好太过越俎代庖的。

“如今遗诏尚未颁布,还不能确定其内容,不若等丞相、太尉以及镇国大将军三位大人开启遗诏过后,确认了皇嗣,再行处置!不知珞妹妹和皇姨以为如何?”她倒是滑头,言语之间竟然将我跟娘亲都扯了进来,就算是遗诏里让欧阳萍继位,她也把自己给摘干净了。不过这样一来倒也合了我的心意,不然我还得再另外想办法才能让遗诏合情合理呢!

“我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娘亲以为呢?”我抚摸着萍儿的头,一改方才的咄咄逼人,十分理性的点头,再询问娘亲。

“如此甚好!”娘亲依旧是惜言如金,进宫至现在,也就是我的询问她才第一次开了口,还只有四个字。

“那么,三位大人请去凤雌殿准备,照旧卯时三刻早朝,由御史大人宣读遗诏,再由新帝安排先皇葬仪,不知三位大人觉得是否可行?”这三个人虽然是欧阳青桦继位过后才新封的,可到底还是皇帝姨娘提拔起来的人才,也算得上是正直的人,我倒是不担心她们敢篡改遗诏。

这世间敢如此做的,怕是也仅仅只有我一人而已。

“三位王爷和各位君上请放心,臣等明白,这就去准备。”丞相余清智上前一步,代表三人回话,随后便匆匆离去。

我即没管在场所有人的神色,也没有去床边瞻仰欧阳青桦的遗容,只把欧阳萍拉到了一边,细细的叮嘱她一会儿早朝当如何处理说话,先帝丧礼又该如何安排,至少要让她在朝臣的心里留下个好的印象。

时间过的很快,只转瞬间便到了早朝时间,我领着萍儿跟在娘亲的身后,而欧阳菱则在吴慧妃一番叮嘱过后,亦步亦趋的跟在欧阳青桐的身边。就这样弄成一个怪异的阵势走进站满了文武大臣的凤雌殿。

上一次进入大殿,还是皇帝姨娘驾崩那时候的事情,没想到又是一位女皇驾崩,我才有机会来到这里。

一长串礼仪过后,满朝文武大臣跪地山呼万岁之后,太尉符文西才起身,小心翼翼的解开女官托着的明黄色的盒子,揭开盖子,将同样明黄色的布取了出来,迈步上前,回身面对所有的大臣,慢慢展开,举在眼前。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圣躬违和,恐命不久矣,然天下未定,朕有负先皇圣恩,奈何天命如此,呜呼哀哉。然有女萍,幼聪慧学,少习马步射,武技颇精。博学多才,娴习政经策论,熟谙天文、地理,且人品贵重,甚得朕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