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东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0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满园子的人都因为我们的到来变了脸色,包括那坐在高位上的女皇陛下。

“臣欧阳玫珞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草民唐风参加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没有去在意那些人的眼神和表情,我带着唐风坦然的跪下行礼,山呼万岁,丝毫不觉着自己的晚到有什么不妥帖。反正她圣旨上又没有规定要我什么时候来,平日里把我当空气,这有事儿了就把我拖出来,我没有抗旨不尊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整个宴会场都安静了下来,连丝竹之声也都顿住。

“平身,赐坐!”好一会儿过后,乾帝才开了金口,平静的说道。

“谢陛下!”我站起身来,又侧过身子将抱着孩子的唐风扶起,往乾帝下首空着的应该是属于我的位置走去,从容的坐下。

我们迟到的这个插曲也顺势的接了过去,大家很有眼色的开始推杯交盏,与相邻的同僚攀谈起来。丝竹乐器声音也适时的响了起来,把刚才的一片安静驱散。

我心中发笑,面上却丝毫没有带出来。如今的我,也懂得了将自己的情绪掩藏在心底,只带着敷衍的微笑抬头扫视全场。

坐在我正对面的便是今日晚宴的主客,华英的吴庆玲吴丞相,矮胖的她眯着小眼睛,直直的向我看来,并未掩饰她的恨意。我微微挑眉,扯着嘴角笑着,颔首算是打了一个招呼,仿佛根本没有察觉到她的意图,转而向其余官员一一报以微笑。与我相邻一席则端坐着当朝贤王,也就是乾帝的四妹,曾经的四皇女欧阳青桐。她悄悄的朝我翘起了大拇指,笑得一脸□,不理会我的瞪视,却轻言的哄起了我的孩子。

飞云小小年纪这个时候倒是表现的气度不凡,被她爹放下之后,乖巧的端坐在我们两人中间,目不斜视,根本就不理会那个一个劲儿跟她套着近乎的姨姨,不过小眼睛时而斜瞟过去的眼珠子没有逃过我的观察。

她是极听自己父亲的话的,也许是因为小小年纪就身体虚弱,受了太多的苦难,也看到自己的父亲为了自己的身体整日奔波,打从心底里面心疼她的父亲吧!身体调养好了之后,小家伙倒是活泼了起来,常常迈着自己还不是很有力的小短腿满院子的跑着,闹着。唐风也心疼她,只要不是太过分,也都不怎么拘着她,加上爹爹每日里的惯着,很少有人能够拿捏的住她。这个时候这么听话,还是路上她爹把她给好一通训,又教了许多的规矩,只要她爹不发话,她就是对她姨姨手上的小玩意儿再感兴趣,也不会伸手去拿,更不会开口去跟她说话的。

看着飞云的小眼睛又咕噜噜的转过去,好奇的看着贤王手上的金陀螺,我有些好笑,又有些好奇。这个欧阳青桐还是那般的不着调,参加个宴会身上竟然还能带着这些哄小孩儿的东西,难不成她还能猜得到我会带着飞云一起来。

可怜飞云的爹好容易安稳了下来,又成日里忙着自己的生意,我呢,成天为着几个男人的事情唉声叹气,她身边能玩儿的东西还真的不是太多。想一想,也是我这个当娘的对不起她。

朝唐风使了个眼色,他点点头,摸着飞云的小脑袋,放低了音调,柔声说道:“还不快收下,谢谢你贤王姨姨。”

飞云眼珠子陡的一亮,抬头望了望唐风,又看了看我,裂开小嘴,伸出小手接过小巧的金陀螺,奶声奶气的说:“谢谢贤王姨姨!”

这个孩子原本很是瘦小,是那种看着就让人心疼,连抱着都不敢太用力,生怕会把她给抱碎了。后来被涵儿调养了一段时间,小脸蛋儿上才多长了一些肉,结果这肉一长,变化就大了,整个小脸蛋儿嘟嘟的十分可爱。特别是她笑起来的时候,嘴角裂开带动着脸上的嫩肉嘟成一团,圆圆的小眼睛也眯了起来,让人恨不得抱着她在脸上咬上一口,杀伤力十分的强大,连我那位成日里冷着脸,仿佛全天下人都欠着她钱不还的娘亲,也会被她逗得笑起来。虽然只是一点点笑痕,可却是真的打破了她只为爹爹而展颜的记录啊!

贤王愣是被我女儿的笑容给震慑了一下,竟然伸手要捏我女儿的脸蛋儿,被我没好气的一巴掌给拍开了,小丫头还咕噜噜的转着小眼珠,好奇的看着我们。让我也忍不住一把抱起她在小脸蛋儿上猛地亲了一口,然后任她坐在我的腿上,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慈母,其实我只是不想我女儿嫩嫩的脸颊遭到欧阳青柏的“毒手”蹂躏。

欧阳青柏出手未能得逞,不满的抬头看我,奈何她跟我之间,除了相邻的那一点儿以供上菜的桌子之间的间隔,还隔着我那正面带着不露齿的微笑,正襟端坐装着贤淑的孩子他爹。而且宴会上私底下的动作也不能太大,不然会引起全场的注目,是以她只能干瞪着眼。

谁让她目前是当今陛下的得力助手,朝堂上举足轻重的贤王殿下,如今可比不得她当皇女的那会儿,还能够翻墙进入我逍遥王府游玩,现下碍着她皇帝姐姐对娘亲跟我的忌惮,她是连逍遥王府的门都不敢登,我可爱的女儿,当然她现在才是第一次见到咯。

我只垂首逗弄自己的女儿,时不时的夹上一点儿她喜爱的菜肴,又哄着她多吃了几口米饭,貌似将这个宴会真的当成了一场普通的宴会,即无视了端坐首位的皇帝陛下,更是只拿着头顶面对着对面的吴丞相。

倒是吴丞相心里太过担忧她的女儿,有些沉不住气,怒气沉沉的眼神愣是没有转开过,让人有一种如芒在刺的感觉,连我怀中的小小孩童也有些察觉,不安的扯着我的衣袖,别扭的再不肯张开小嘴接受我的喂食。

无奈之下,拿起手绢擦干净她嘴角的残痕和受伤沾染上的油渍,递到唐风的怀里,这才抬起头来回视过去。

“正康王爷真乃慈母,喂食之事都不假他人之手,能托生成为王爷的女儿,这孩子还真的是有幸啊!”吴庆玲嘴角扯出难看的笑容,嘴上的赞扬怎么听都有一股讽刺的味道。她的出声,让场面上的谈论声又小了下来,可以意识得到一个一个都扯长了耳朵,准备看看我到底怎么应付这个在华英掌了几十年权丞相。

很明显,如今外面的传言沸沸扬扬,是个人都在猜测华英丞相之女到底是不是在我的手中,逍遥王府和正康王府夜夜不停歇的黑衣人怕是更加加深了这传言的真实性。如今正主面对面,怕是都想知道到底会有个什么样的结果吧!

我面未改色,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抬手擦了擦自己本就干干净净的嘴角,才开口说道:“吴丞相过奖,小王可不敢当,论为人母亲之慈,小王万不能及丞相大人之项背,世人都知道吴丞相对自己的孩子那才叫一个疼宠,十几年前为了贵公子的婚事,贵国战功赫赫的兵部尚书可是被满门抄斩,前两年,贵府小姐还硬生生的推迟了与贵国皇室的联姻,如此这般,小王可做不到。”手中的娟帕轻轻飘落到桌面上,盖住了满场的声音,谁也料想不到我竟然会如此直接的抢白了吴庆玲,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任何人再开口说话。

吴庆玲更是张口结舌面红耳赤,事情虽然是她做下的,可放眼整个华英,怕是没有任何人敢出言质疑她,就连华英的女皇,也不敢如此说话。

“王爷说笑了,那齐南被诛乃是因为其通敌卖国,而推迟婚事是因我皇陛下甚为疼宠七皇子,想多留他在身边几年。为人臣下,庆玲岂敢擅作主张,王爷不知我国之事,还是不要道听途说的好!”吴庆玲不愧是老奸巨猾,只怔忪了瞬间,便微笑着说道,没有容我再接口,她就转而问道:“俩月之前,小女游历夜瞿时不知所踪,传言被王爷当做奸细抓了起来,不知是否有此事?”

“丞相大人适才也言道,道听途说不足为信,此刻怎么又如此问小王。小王俩月之前的确在夜瞿尔那城抓到过一些试图破坏我凤起与夜瞿和谈的奸细,按照红军军令,当即处死,未留活口。其中有没有丞相大人你女儿在内,小王就不清楚了。丞相大人也说贵千金是在夜瞿游历,那应当与破坏和谈的奸细无干,据闻贵千金素来喜爱美人儿,怕是在哪里遇见了绝色,流连忘返了吧!丞相大人不妨多派些人手在夜瞿寻找,应当很快就能够找到的,如果有需要,小王爷愿意助大人一臂之力。毕竟我手下许多人,对尔那的熟悉不下当地人呢!”看着她听到我说“当即处死,未留活口”时陡然捏紧了拳头,眼角也微微颤抖起来,心下不由大为畅意。

吴英茹,此刻怕是已经化成灰了吧!我也算是没有欺骗她,只不过死的时间稍稍晚了一个来月而已。

“不敢劳烦王爷。”她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吐出这句话,抖动的眼角昭示着她此刻心底的愤怒。“庆玲一路行来,王爷美名遍传凤起,都言道王爷是天降神祗保卫凤起,王爷真真是年少有为啊!”眼见着没有办法将女儿从我手中带回,或许她也猜到了自己的女儿真的死在了我的手中,便毫无顾忌的在我跟欧阳青桦之间种刺。

世人皆道我是天降神祗,又言我之美名遍传凤起,不就是一个“世人只知有我,不知有她”的意思么!

其实何必她再在我们之间种刺,欧阳青桦本就防备我甚深,多这一跟小刺又能奈我何?

我只冷眼看她,并未回话。我甚至没有转头去看过那位一直就没有开口说过话的女皇陛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