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东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6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没有进大厅,直接跨着大步子从走廊就往后院去了,可以算的上是风驰电掣的速度了。十月的天气,到底还是有些凉的,我身怀高深内力没有感觉,可怀中的这个小人儿可不同,本来身子就弱,再吹着风,感冒了就不好了。更何况去邵家之前,就打好了招呼让爹爹和娘亲先去休息,由路儿陪着唐风和涵儿在落晖轩等着,我想让涵儿给飞儿把把脉,看看能不能确定一下病情,他早一天好起来,我的心情也能早一天放松,路儿,涵儿,唐风三人的婚礼也能早一天给办了。

欠他们的,我是这一辈子也还不完,可总不能一直这样拖着,他们几个人对我的情谊我完全能够感觉得到,也希望自己能够将可以给他们的都完完全全的摆到他们的面前,让他们也明白我的情意。

落晖轩一如既往的绿意盎然,并未因为秋季的到来而显得萧索,季节在有钱人家的花园里貌似还真的不是那么分明的,有时候根本让人感觉不到它的变化。

院子里灯火通明,让我诧异的是,爹爹并未回自己跟娘亲所住的竹园,倒是陪同着我那三个男人一起,围坐在落晖轩正厅的圆桌旁,几个男人叽叽喳喳的聊的很是投缘的样子。我一进屋,便呼啦啦的都站起来,迎了过来,爹爹在前,跟着我一同进到了内室。

屋子里收拾的很是利落,离床不远的桌子上摆着个小小的香炉,正散发着点点细微的芬芳,床铺上也是新换上的床单和被子,一股阳光的味道迎面而来。

我微笑着将飞儿放到床上,小心翼翼的把我的衣服从他手中解脱出来,脱掉他的衣衫,只留下浅色的内衬,拉上被子,小心的掖好了被角,才转头跟他们几人打招呼。

“怎么你就带了飞儿一个人回来?”看着我做完了一切,爹爹才小声的问道,他的眼中闪过一点莫名的东西,我没有抓住。

“我去的急了,岳父大人他们也没有收拾好飞儿的东西,我就先带着他回来,明儿个再让人去邵府接墨书他们过来。”想必爹爹也被我这突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估计他以为我这么晚了上门,应该只是拜会一下我的岳母岳父大人,然后跟他们谈谈说接飞儿回来的事情。谁想得到我这么大手笔的,大晚上的就直接把人给抱了回来,给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几个人面面相觑,倒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涵儿,你过去给他把把脉,看看他的身体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安抚了一下我那位越来越小孩子气的爹爹,才对涵儿说到。涵儿也是个单纯的孩子,什么都没问,只点点头说声好,就抬步走过去,伺候在爹爹身旁的人则赶紧将床头的凳子稍稍挪的近一些,让他坐下诊脉。

涵儿倒是不含糊,直接将我刚才给他放到被子里的手轻轻拉出来,五指翘起,捏住他的脉门,脸上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时而还皱皱他好看的眉毛,嘴巴抿的紧紧的,让我的心也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连手也不由自主的紧握了起来。

一只温软的手悄悄伸过来,握住我的手,抬眼看去,唐风灼灼的眼神直直的看着我,微微的笑着,唇形分明在跟我说,“别担心,没事的。”我也微笑着回应他,反手将他的手握住,紧紧的捏在手中。像是抓住了浮木一般,心绪也安宁了许多。

终于,涵儿微笑着将飞儿的手重新放回到被窝里,转过头来看着我。

“怎么样?”没等他开口,我便急切的问道。

“他是过度悲伤,郁结于心造成神智不清……”除了开始这几个名词,他后面长长的诊断我都没有听进去,只愣愣的看向床上醒过来睁着大大的眼睛却连眼珠都丝毫不知道转动,就那么直愣愣的看向床顶的飞儿。那一副呆愣的样子让我刚刚平复一点儿的心酸顿时忍不下去,放开了唐风的手便走过去床边拉住他的手,没有注意到身后唐风凝结在半空中还半握着的手和他骤然悲伤的神情;也没有注意到涵儿突然停下了口,没有继续将他的诊断说下去。

这个时候,我满心全是悲伤和自责,那里还注意得到我这样下意识的一个动作,就让这几个爱着我的男人莫名的心酸起来。

“涵儿弟弟,主夫的病,你能治么?”路儿只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小心翼翼的替我询问道。而这个时候,我也突然反应过来,意识到此刻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我也不再只是飞儿的妻主了。

歉然的一一看向他们三个,得到的都是理解的微笑,更是让我心暖又心酸。如果飞儿神志清醒,他也一定跟他们三个一样,这般的理解着我的多情吧!

“涵儿,飞儿的病,你能治么?”他刚才没有来得及回答路儿得问话,我只好问出同样的问题。至于对他们三个的亏欠,我还有一生的时间,可以来弥补。

这个时候最重要的,便是飞儿的病。

“当然能治,可是……”他兴奋的回答,却突然又犹豫了起来。

“可是什么?”爹爹欣喜一下过后,因为他的犹豫诧异而又急切的问道。

“我跟爷爷学的办法跟外面这些大夫都不一样的,那个时候我跟唐风哥哥住在泉州,好多人都不相信我,不愿意让我医,他可以让我医么?”他诺诺的说着原因,眉头皱得紧紧地,嘴也嘟了起来。

我忙于战事,后来又忙着赶路,路上又总是思考这里,思考那里,因为相信唐风可以帮我把他照顾得很好,便从来没有问过他在泉州的事情。

却原来是他还记着我当初在蝴蝶谷的时候跟他说过他医术那么高明,出来以后可以帮助好多好多的人解除病痛的折磨,他便真的趁着当时的机会,想要帮助别人,却因为他爷爷与常人不同的手法而被人拒绝,让他大受打击。

不过好在他并没有因此而怀疑自己的能力,倒是值得嘉奖。或许我应该说他坚信着他的爷爷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大夫,即便不被人接受,他也只是有点难过而已。

单纯的人,却原来也是很固执的。

“没关系的,我相信你啊!你可别忘记了,当初可是你跟爷爷把我从阎王爷那儿给抢回来的,再多的人不信任你,我也不会不相信你。再说,你把飞云的身体也调理的那么好,你唐风哥哥也相信你,不信你问问他!”知道他多少还是有些受到一点儿影响,便开口鼓励着他。

听到他坚定的说能治的时候,我就已经忍不住翘起了嘴角,心中那块沉重的石头也放下了,整个人都觉着轻松了起来。

有时候我自己都不相信,我竟然会那么相信他的医术,在现代那般先进的世界里,像飞儿这样的病也不一定能够治得好。

可这个世界,总是会有很多奇特的事情,像当初我全身骨头碎裂,换到哪个地方,我都是必死无疑的,可终究还是被他们爷孙二人将我的骨头一块一块给接好了,如今我不也是活蹦乱跳的。

“那,那我治的时候,他如果哭哭啼啼,吵闹尖叫什么的,你不能拦着不让我接着治下去哦!”我的话让和唐风坚定的点头,让涵儿小脸不由得笑开了花,然后开始提起条件来。

“好,以后他的病全听你的,你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我不知道他准备怎么开展飞儿的医疗,竟然会哭哭啼啼,还吵闹尖叫,皱皱眉,有些担心,可如果真的能够治好他,只过程有些受苦,飞儿一定也是愿意的。

“好,那我去准备去。”我的同意让他开心起来,蹦跳着就要往外跑去。

“今天太晚了,咱们赶了一天的路,也累了,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开始吧!”我赶紧拉住他,有点没好气的笑道。

“哦!我都忘了。”他嘟嘟嘴,不好意思的笑了。爹爹和唐风,路儿都笑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后台老出问题,无语中……

第126章

飞儿交给了涵儿,我很放心,除了相信他能够治好飞儿的病,还能够转移他一路上因为母亲的过去而积聚在心里的烦恼。因而原本安排到京就将又一次出去云游的乔神医接过来让她们母子团聚的事情就又给拖了下来,多给他一点儿过渡的时间。

我原先没有过几个男人在一起该怎么去处理他们的关系的经验,甚至我连想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面临这样的场景,所以一下子身边有四个男人的生活让我有点儿混乱,不过好在他们几个人都是颇有分寸的人,不至于让我尝试到那种古代后院争风吃醋的纷乱。

遇事首先选择逃避这样的性格大概已经在我的思想里面已经扎的根深蒂固了,在安排好人配合涵儿给路儿治病过后,第一时间,在唐风戏稽的眼神里,我找了个光明正大的借口跟现在眼里只有孙女儿没有女儿的爹爹娘亲一说,便带着飞儿直奔了皇城口南大道那所紧闭了大门两年之久的正康王府。

路上,我也趁着时机好好的安抚了一下路儿,趁着身边没有别人,他倒是在我解释完一切过后,狠狠的哭了一场。

他离开我的身边足足两年,而且在我从蝴蝶谷出来之前,我失踪的消息是全部瞒着他跟爹爹的,两年的时间没有丝毫的消息,爹爹跟着娘亲的时间很长,而且他们以前遇到过的情况也不少,这样一两年没有消息也是常有的事情。可他不同,他跟我的时间不久,而且我才给他许下了诺言,便突然因为朝堂的纷争销声匿迹了,还让他住进了那么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两年没有任何消息,而身边唯一的伴儿就是比他还显得更加柔弱的爹爹,可想而知他的担心有多深,忧虑有多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