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东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5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位就是你家公子的妻主大人,带她进去看看公子去。玫珞,你进去看看他罢,他天天搂着个枕头,说是要等着你回来给你看你们的孩子。”说着,岳父大人又抹起了眼泪。

“那小媳就先去看看飞儿。”我抱了抱拳,朝着里屋走去。

空落落的里屋里,只有一张夸大的床铺,我的飞儿,就坐在那张床上,靠着墙,搂着一个小小的枕头,小脸带着满足的微笑,贴在枕头上。

他还是那个样子,跟掀开盖头看到的他,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如果他怀中抱着的,不是我当初在王府里枕的那个小枕头,就一点儿也看不出来他有任何的不对劲。

“小王爷,你来了!”斜坐在床上的墨书听见声音,回头看见我,蓦地红了眼眶,哽咽的说道。

“是,我来了,你们先出去吧!” 点点头,我眨也不眨一下眼的看着那个小人儿。

“是。”墨书跟砚儿听话的退了出去。偌大一个房间里,就只有我和床上那个对外界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的飞儿。

“飞儿,飞儿……”一边轻声喊着他的名字,一边伸手慢慢拉扯他怀中的枕头,终于,在枕头快要脱手的时候,他猛地反应过来,口中厉声喊道:“不要,我的孩子,不要抢……”猛地抢过枕头,使劲儿的搂在怀里,小脑袋摇晃着,身子颤抖着往后退,一直缩到了墙角处,才停了下来,将头完全埋在枕头里,小声的嘟囔着,像是真的在哄小孩儿一样。

忍住心酸和泪意,我脱下鞋子,柔声哄着他,朝他爬过去。

托起他的下巴,指尖摩挲着他依旧莹润的脸,强迫着他看我,他不像别人跟我说的是疯魔了,他只是因为接受不了现实将自己的真性情跟甚深隐藏了起来,如果真的要说他有什么病,或许我该说,他是傻了吧!失去了贞洁,在我的甜言蜜语和承诺中他已然看开,还答应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结果因为唐风急于解除我跟新帝之间难解的结,将我带走,算是直接的退让,可就因为如此,我没有办法如同我离开之前承诺的很快就会回家看他,那个时候他肯定有许多的担忧吧!

到最后,他听话的养好了身子,然而却没有等到我,又知晓了那场灾难里,他失去了和我的孩子。

一个接着一个的打击,单纯又柔弱的他怎么承受得起。

他将自己逼成这个样子,他的世界里除了怀中那个被当成了他的孩子的枕头和他意识中或许永远也不会回来的妻主,便什么都没有了。

此刻的我,就在他的面前,喊着他的名字,他却不给我任何的反应。

“飞儿,看着我,看着我。我回来了,你的妻主回来了。飞儿,看到了么,我就在你的面前。”他茫然的眼神毫无焦点的看了过来,仿佛他的面前什么也没有,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也不眨动一下,却是根本就将我给无视了。我的泪水终于还是忍不住掉落了下来。

“飞儿,还记得么,你答应过我,等我回来,要让我看到一个健健康康,机灵狡黠的小飞儿,妻主还要带着你游遍凤起,再去华英,夜瞿,你还要给妻主生两个可爱的孩子,一个像妻主,一个像飞儿。”凑上去,在他有点苍白的小脸上轻吻了一下,絮絮的说着我离开之前跟他说过的每一句话。

“孩子,一个像妻主,一个像飞儿。没有孩子,没有孩子……”他似乎对我的话有了反应,学舌般的跟着念叨,而后泪珠刷的掉了下来,呜呜的哭泣着,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没有孩子”,一直紧紧搂着不肯松手的枕头也扔到了一边,小手无助的抓着我的胳膊。

“会有的,会有的。”我伸手,将他楼进怀中,不顾他那轻微的挣扎,用力的搂着,恨不能将他完全揉进我的身体里,将他的痛苦完全转嫁给我,替他承受。

我咬着牙,哽咽着哄他,泪水肆意的在脸颊上流淌着。他也呜咽着小声哭泣,泪水很快将我胸前的衣衫打湿了。

为什么,老天爷为何要如此折磨这个孩子,他十八岁都不到啊,却是承受了这样的痛苦足足两年。而这两年里,我从绝天宫到蝴蝶谷,然后与夜瞿大战,直到现在,我才来到他的身边。我这个靠山,远离了他这么长的时间,让他无可依靠。

两年时间,发生太多太多的事情,让我几乎将最初那股失子之痛完全忘记了,然而将他搂在怀中,一同哭泣的瞬间,那痛还是如钝刀一样,在割扯着我的心。他的疯魔,更是让我本已经消散了的恨意愤然而起。

欧阳青柏,欧阳青柏,不将你挫骨扬灰,我欧阳玫珞誓不为人。

许久过后,小人儿终于抽噎着在我怀中睡着了,他的手却依然紧紧抓住我的衣袖,他略显苍白的小脸上残留着一些泪痕。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平,拇指细细的抹干那些残痕,在他额上印下一吻。

打横抱起他便朝外走去,正屋里我的岳父大人正跟飞儿的小侍说着什么,见我抱着他出来惊讶的站起身来。

“玫珞,这,你这是干什么?”

“嘘……岳父大人,小声一点儿,飞儿睡着了,别吵醒了他。”我微笑着小声劝说着。“岳父大人,这两年麻烦您照顾飞儿了,现在我回来了,您就将他交给我吧!这一次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再也不会让他受到伤害了,请您放心!等他的病好了,我再带他来给您们请安。”知道他舍不得飞儿,生怕让他再受到什么伤害,我只能直言的说着我的保证,虽然这保证有点儿苍白,可总好过什么都不说。

飞儿是岳父岳母大人唯一的孩子,又从小娇宠着。嫁给我之前,我将路儿接回家,是直接给她们打了一个耳光。可当时是皇帝赐婚,我又因为飞儿的关系让欧阳青柏害的差点死掉,她们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就期盼着我能够对飞儿好一点儿。

可我,新婚刚几天便匆匆出征,将他自己给扔在了京城里。等到我好不容易回来了,却是正逢先帝驾崩,朝堂一团乱麻,这个时候身边竟然出了叛徒,让他遭了劫,好不容易救回了他的命,又因为我的突然失踪让他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最后被接回到她们身边照顾着。

就算她们明白所有的一切,心底里怕是还是在责怪着我的。可即便她们责怪,我还是要将飞儿带回去的。这个时代没有精神病医生,也没有心理医生,只有我,我稍稍看过一两本心理学方面的书,总是懂得一丁点儿的,何况他的心结在我身上,只有在我的身边,他才会好起来,我确信。

“可都这么晚了,飞儿的东西也没有收拾起来,要不在这里歇一晚上,明儿个再回去?”他稍稍迟疑了一下,面带着难色。

“岳父大人,家母家父知道小媳来接飞儿,还在等着呢!我也驾了马车来,就在府门外候着,没关系的。飞儿的东西让墨书收拾吧,今天我就只带着飞儿回去,明天我再派车过来接他,晚上我自己亲自照顾飞儿就成。”说着,抬腿就往外走,不给他们再说话的机会。

我打定了主意要将他接回家自己照顾,来了就肯定是要把人带走的。

作者有话要说:为毛没有评论

呜呜……

第125章

走到大厅的时候,奶奶她们一群人也有些诧异,不明白怎么就一会儿功夫我连人带被的就这样将飞儿给抱了了出来。

没有跟她们做过多的寒暄,只打了个招呼,行了个不正规的告别礼便在她们一群人颇为不满意的目送下抱着飞儿跃上了马车,径直往逍遥王府去了。其实从我得了正康王爷的头衔时,就已经拨了一座跟逍遥王府不相上下的府邸给我,可后来发生那么多的事情,我也从没有去看过,更不用说去住了。加上父母皆在,我又是独女,总不能抛下父母自个儿带着夫郎侍从另立家门吧!

然而朝廷有朝廷的规矩,即便我不去住,用不着占下那么大个府邸,朝廷确是不能不给拨的。就算当初被欧阳青桦算计,失了踪,没有确定我死掉以前,那宅邸也还是在我的名下的。

而如今,正康王那所大门从未正经打开过的府邸,俨然成了暗部的大本营,那位千里迢迢从华英送到夜瞿,又被我千里迢迢带回了凤起的华英第一衙内吴大小姐,在下午我们一行回到逍遥王府的时候,就进驻了正康王府。

当然,她是被蒙着头从地道里送进去的。

不过这个时候,我也考虑不到她那里去,我如今满心满脑都是怀里这个正嘟着小嘴一副娇憨之态睡的正香的小人儿。

马车比来的时候走得更慢,摇摇晃晃的走在寂静的大街上,除了车窗外偶尔传来的狗吠虫鸣,他细微的呼吸声和不时的呢喃让我心也沉稳了许多,问题应该比我想象中要简单得多,只不过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如同我期望那般,将那些不好的事情完全的忘记,从此只开开心心的生活。不少的书和电视剧中不都是如此的么?

我的飞儿,他也应该这样生活。

简单,快乐,幸福!

马车速度虽慢,到底相隔不是很远,不一会儿就在逍遥王府大门口停下了,没有停留,只吩咐了一句让她明日去邵府接飞儿的侍童,便细心的调整好飞儿的姿势,抱着他往屋里走去。

他潜意识里或许还是记得我的,抓住我衣衫的手这一路上就没有松开过,倒是让我对他的病又多了一点儿信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