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东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4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晚饭过后,我提出要去邵府将飞儿接回来,爹爹面色僵住片刻,怪异的盯了我许久之后,叹了一口气,便答应了。

我也曾想过,受《男戒》规束半辈子的爹爹或许接受不了飞儿这样一个失贞了的女婿,可飞儿本身并没有任何的错误,当日也是当着他的面被那三皇女嚣张的带走,他还因此哭了好久。最后闹成这个样子,他心里应该也不会太好受,我能够接受得了,他应该会在别扭之余感到欣慰吧!

况且,就算他不肯接受,我也打定了注意不会抛下他的。在我的心里,飞儿,路儿,涵儿,唐风,他们四个,一个也不能少。

第123章

也没有多耽搁,吃晚饭便直接让人准备好了马车,往与逍邵府而去。

或许因为我的回京未曾大张旗鼓,而事先没有通知便赶了过来,也或者是因为太傅早已经告老闲赋在家,邵家的消息不太灵通。待目的地到达的时候,只见到邵府大门紧闭,门口两个昏暗的灯笼在夜风的吹拂下摇摇晃晃的有些残影交杂在门前,让原本巍峨的高门大府显得有些萧瑟。除却远处几声时高时低的狗吠和虫鸣声,便是一片寂静。

“奴才去叫门。”赶车的侍卫见下车后机警的说了一句,便跑了过去,抓起门上的大铁环,晃动的敲打起木门来。

好一会儿,才有脚步声传来,然后木门也被缓缓的拉开,伸出一颗脑袋来。

一看见我,惊呼一声,猛地拉开了门,“小王爷。哦,不,不,王爷!”

我点点头,道:“去通知奶奶和岳母岳父吧!”

“是,是……”她撒手就放开了紧握着门板的手,一面点着头回答者一面忙不迭的转身就跑,结果一个不小心就从台阶上翻倒了下去,跌倒在地,痛苦的呻吟着,狼狈的爬起来继续往里跑去,引的我身边的侍卫一阵轻笑。

“在外面候着,我自个儿进去就成了。”吩咐一声过后,我提着礼物抬腿往这仅仅只在迎亲时来过一次的邵府,才想起来,原来当初因为出征的太急,我连回门都没有陪飞儿来过。

半道里,呼啦啦的迎上来一群人,为首的便是苍老的老太师,飞儿的奶奶,跟在她后面的,除了飞儿的娘跟爹,还有他那一群姨娘姨夫姐姐妹妹。这些人,我也仅仅只在迎亲和婚仪上见过一次而已。

“不知王爷驾到,老身迎驾来迟,还请王爷恕罪。”我还来不及行礼请安,老太师就带着一群人呼啦啦的跪了下去。

“奶奶,您老人家这是在责怪玫珞么?”我赶紧迎上去,将老人家扶起来。“岳母岳父,各位姨娘姨夫姐姐妹妹们,快快请起。”

待一众人都起来过后,我才又跪倒在地,坚决的让她们承了我的大礼,才开口说道:“奶奶,岳母岳父,当日求娶之时,小媳应承会照顾好飞儿,却没曾想到最后却食了言,让他受到那般的伤害,而玫珞也因种种原因今日才得以返京,无法在他身边照顾,让您们受累了。”说着,便磕下头去。

一听我说起飞儿,我那岳父大人刚才忍着的泪水就掉了下来,哽咽着低泣起来,其余人也面有忧色。

“不怪你,老身知道,所有的事情逍遥王爷都没有隐瞒过老身,玫珞,你受苦了。快起来,快起来。”老太师也呜咽了一声,好容易镇定下来过后,弯腰将我扶起,来着我的胳膊往正厅走去。

一路寒暄着,走进了大厅,各自落座以后,我将礼物一一送上,又与在场人一一打过招呼,才落在在奶奶的旁边。

她们又将娘亲问过的问题一一又问了一遍,我也将同样的答案告知了她们。老太师一家大部分人都从政,而她当初也是当今圣上欧阳青桦的授业恩师,因着飞儿的关系,才受了我的连累,五十来岁就告老在家,白瞎了她满腔的抱负和才情。然而即便闲赋在家,她对于朝堂和国事也颇为关注,夜瞿一战又岂能不祥加询问呢!

“即便你为她保住了江山,她也依旧容不下你么?”说道我将上书将兵权全权交出时,一个声音愤恨的问道。抬眼看去,原是当日迎亲时在门口放鞭炮为飞儿迎新娘的女子,飞儿的堂姐,三姨娘的嫡长女邵璇。

“璇儿,慎言。”老太师手中拐棍一跺地,喝道。

“无碍的,奶奶,璇姐也只是为我抱不平而已。其实从当初众目睽睽之下,她毫不顾忌的让那些来路不明的人将我带走过后,这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朝堂上下,又有谁人不知是,谁人不晓呢!当日先皇作为激将,封我为太女,她便时时忌惮着我,防备着我,我既然没有争那高位的心思,当然许多时候就需要避忌一下。在接受红军迎战夜瞿之前,我原就没有留下兵权的意思,而这次签订了合约过后,未来,凤起与夜瞿很长时间之内都不会开战,也算是天下太平了,将兵权还给她我即没有什么损失,也乐得得个好名声。朝堂上,我又是先皇亲封世袭罔替的正康王爷还有免死金牌在手,除非我有反叛之心,否则她是无法动我和我的亲人的。”知道她们这一家子因为飞儿的原因,也都是真的在关心我的处境,便将我的真实想法和我的倚仗告知了她们。当然我无心朝堂,只愿带着美人游山玩水,享受生活这样的心思没有说出来。没有哪一个父母长辈,希望看到自己儿子的靠山是一个没有上进心的纨绔的。

“哎……”听我言毕,老太师摇着头,长长的叹了口气。历经三代帝王,这样的事情她应该没有少见,只不过如今受到排挤的是她最疼爱的孙儿的媳妇,而她也因此丢了官,失了权,才会有更深的感悟吧!

欧阳青桦此事的确做得太过,这位老太师从她幼年时期就尽心尽力的教导着她,多年以来,也努力为她筹谋。可最后,她为了拉拢逍遥王府的势力,在人家孙子嫁给我之前,安排了绝色给我,伤了老太师的心,又在继位之后,将老人家排斥在权利集团之外,最后逼得她不得不告老,让老人家彻底对她绝望。

狡兔死,走狗烹。古往今来,这是铁一般的定律。先帝在朝堂上的影响太过深远,她为了更好的掌握,只能将那些老臣子一个一个的赶出朝堂。

奶奶,岳母,还有我的娘亲,不都是代表么!

然而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为她的这些作为付出代价的。

看着一众人都低迷的垂下头去,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她们的失势,或多或少都是受了我的影响,如果她们真的喜爱权利在手的滋味,我也不介意出手相助,也算得上是我的一份赔礼吧!

只不过今日我是来接飞儿的,其余事情,来日方长,也不必那般着急。

“奶奶,岳母岳父,不知道小媳能不能去看看飞儿?我离开也有两年了,这些日子劳烦您们替我照顾,我今天就想把他接回家,也让我们一家能够团聚。”见她们没再问别的,我才有些愧疚的开口说。

“这,这……”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迟疑着。

“怎么了?”

“玫珞啊,飞儿他有些不好……”奶奶沉着脸,为难的开口。

“奶奶,娘亲跟我说过飞儿的情况,当初我差点儿死掉的时候遇上了乔神医那位失踪多年的父亲,我的命就是他救的,如今尽得他真传孙儿,也就是乔神医的儿子就在我的府上,我相信,飞儿一定会好起来的。”飞儿的具体情况我不清楚,可我知道他的心结在哪里,我有信心能够让他明白一切,也有信心能够让他相信我们的未来会很美好,我们还会再有孩子。而涵儿,则是另一个保障。

“好,好……”我那位较弱的岳父大人捂着嘴呜咽着,颤巍巍的站起来,在侍童的搀扶下,带着我往内院走去。

奶奶和岳母只叹着气,没有再言语。

第124章

邵府的宅邸很大,屋宇也颇多。

一路走来环境也甚为漂亮,顺着东南蜿蜒的走廊,佳木葱郁,奇花灼灼,一条小溪因着地势的起伏流水涔涔作响,在走廊两侧悬挂着的灯笼朦胧的光芒下闪着奇异的光芒。

大概走了一刻钟的样子,才来到飞儿住的闺院。这里比起逍遥王府的落晖轩来要小上许多,只一个小小的园子和一栋矗立在园子中央两层的小楼,却是修饰的精致无比。

园子里连一片落叶也看不到,花圃里也没有丝毫的黄掉的枝桠,一草一木都显露出此地被精心的照料着。看到此,我能够感觉得到,飞儿应当被照顾得很好。

“公子,刚刚总管大人说小王爷来了呢!公子,小王爷来看你了,你开不开心啊?”远远地,我就听见飞儿侍童墨书的声音。

然而却没有听到那想念了许久的声音作答,我也想知道,我来看他,他开不开心,我来接他,他会不会给我哪怕一丁点儿的反应?

岳父大人身边的小侍敲门过后,门被轻轻的拉开,一个我没有见过的侍童低声的给岳父大人请了安,然后狐疑的看了看跟在后面的我,将我们让进了小楼。

飞儿没有住他原本在楼上的房间,大概是岳父大人她们怕他不小心会发生什么事,才将他安排在楼下的吧!

“砚儿,公子睡了吗?”进了屋,岳父小声的询问。

“回主夫,公子搂着枕头,说要等他的妻主大人,一直不肯睡呢!墨书哥哥在里面陪着他。”侍童垂下头去,低声回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