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芊泽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明月心(七)新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明月扣响洛府大门须臾后,一个素蓝衣裳的家丁出来了。\\。qВ5、c0m\明月想开口询问,却未等他说出半个字,那家丁已道:“月公子,我家小姐候你多时了,你随我来。”

明月薄唇微张,稍稍讶异。这洛羽晴是神机妙算么,今日也不是什么特别日子,她怎知自己要来拜访?明月蹙了蹙眉,跟着家丁走。一路上他心中疑惑更甚,这家丁带着他绕过主厅大堂,另辟蹊径的走羊肠小道,像是故意要隐人耳目似的。但他并没有多问,只静观其变。又走了一会儿路后,明月面前出现一了一泓小湖。烟波飘渺的湖上架起了一个竹亭子,一个身着水粉罗裙的女子正背对着他站着。

他眯了眯眼,走过了竹桥。

“小姐,月公子到了。”

素蓝衣衫的奴仆躬身禀报,女子点了点头,挥袖让他和众多婢女一同下去了。下人走后,洛羽晴才盈盈转过身过来,笑如花靥。“月公子,有礼。”

她弯腰作揖,明月却只冷冷的看着她。

“看洛小姐的样子,兴是早就知道我要来?”

明月问到。

洛羽晴还是笑着,回答:“那日小女子鲁莽的前去贵府拜访,在大厅里,月公子满腔愤懑的甩袖离去了。我想,怕是小女子有哪里不周到,得罪了月公子。月公子有不满,自是找来说的,所以小女子才料想月公子会来。”

“呵呵。”

明月勾起唇角,似笑非笑。

“那既然洛小姐能料到我来,那我来说什么,你可能再算一算?”

明月心忖,这洛羽晴在这里还是城府极深的一人,真是让人不快。

洛羽晴听罢,抬起眼帘睬了一眼明月,却摇了摇头:“这我可算不着,我又不是算命的,能通晓一切。只是我觉得,月公子要和小女子说的,怕不是好事。”

“噢?”

明月挑眉。

“的确不是好事。”明月走上前一步,他停顿了一拍,继而严肃许多的说:“我来是想告诉洛小姐,我和小姐怕是不合适。”他刚说完,以为洛羽晴会吓一跳,哪知她却像早有预料一般,冷哼一声:“月公子说的不合适,是何意?”

“洛小姐这么聪颖的女子,听不懂?”

洛羽晴一脸无辜的摇头:“不懂。”

明月望着她装不明白的表情,甚是不快。他蹙了蹙眉,干脆直中要害的说:“我不想娶你。”

这回洛羽晴怔了怔,好像被他严肃决绝的表情所震慑。但旋即她又笑吟吟的说:“不想娶我?”她翘眉,紧接着问道:“那月公子想娶谁?”

明月缄默。

“呵呵……怕是月公子不想娶我这洛家大院的小姐,却惦记着我家的婢女了吧!”洛羽晴一凛眉,语气顿时犀利凛冽。明月听罢黑眸一瞠,心中骇然:

“你?”

“我都看见了,那日在你家,你从大厅里扬长而去,原来是后花园会我家的小婢女去了。”她上前一步,扬起视线目露凶光。“月公子,我很是奇怪,我房里的丫头是什么时候认识了你的?就连我都被蒙在鼓里!”

明月听她说来,心里犯怵,他说:“我和芊泽之前并不认识,只是在后花园偶遇罢了。”

“偶遇?”

洛羽晴冷笑:“贵府这么多丫头,你怕是认面孔就要认个一年半载,却见着芊泽时就萌动情意?两人还在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这样的谎话,你教我怎么能信!?”洛羽晴低吼了一声,气恼的一甩袖。

明月见此,心中也腾升一股怒焰。他是来退婚的,不是来和她解释东,解释西的。他勾唇淡淡一笑,说:“我不管小姐你信或不信,这都与我无关。即便我喜欢上了芊泽,那又如何,难道我不能喜欢么?”

“和你有婚约的人是我,你却要为了我的一个丫鬟悔婚,这样的话你也说的出口?”

洛羽晴瞪明月。

“有什么说不出口的?”

明月一脸不解。

洛羽晴被他的理直气壮弄的气不打一处来,她从小都是养尊处优,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她绣拳紧握说:“祁明月,不要以为你是祁家的二公子,我洛羽晴就会怕你。婚约是你父母提出来的,现在想这么简单就悔婚,让我们家丢脸。你以为有这么容易么?”

祁明月早料到这种千金大小姐急了,无外乎就是拿权势压人。

“我不知你们洛家权势有多大,我只有三个字送给你……”

明月笑容一尘不变,沉着泰然。

“什么?”

洛羽晴眯眼。

“我不怕。”

再多的困境,再绝望的局面,他都曾遇到。比起不能爱她,这些实在是太渺小了。

洛羽晴望着笑得云淡风清的明月,有一刻的恍惚。她愣了愣,撇过头去,又说:“呵呵,很好。月公子果然是少年有为,胆识过人。好一个‘我不怕’,倒显得是我无理取闹,以权势压人了。”

明月敛起笑容,不语。

“可是,你不要忘记了。你不怕,我不能拿你怎么样。但芊泽是我的丫头,是我的人,要拿她怎样,你却管不着。”洛羽晴一语中的,踩中明月的软肋。他猛的上前一步,下意识的拽住洛羽晴的袖襟,低吼:“你想怎么样!?”

他脸色铁青,瞬间变得像要吃人一般。

洛羽晴大骇,额间沁出一丝冷汗。她扭手:“好痛,你放开我。”

“我警告你,你敢对她怎样,我不会放过你!”

“呵呵……”

洛羽晴不怒反笑:“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都不怕……”

明月听罢,微微呲牙,手捏的更紧。洛羽晴已是钻心的疼,却不甘示弱:“祁明月,本小姐从小就倔惯了的,从不允许有什么东西被人家横刀抢去,特别还是一个卑贱的下人!你是我的,注定是要娶我的!”

“你做梦。”

祁明月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是不是梦,我们走着瞧。你要记住,芊泽在我手上,我可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善,我折磨人的手段可多了。如果你敢退婚,我可不保证会把她怎么样……”

“你!”

“这是我的府邸,你再这样抓着我,我可要喊人了……”

洛羽晴恶狠狠的瞪明月。

明月俊眉紧缩,目光如剑。

他与洛羽晴对视须臾后,终于重重的一甩手,松开了洛羽晴。洛羽晴踉跄的退了一步,露出胜利一般的表情的睨视明月。明月面色一青一白,最后转身一语不发的走开了。他怒焰隐伏,走的极快。洛羽晴在竹亭内瞧着他的背影,不时露出另一种耐人寻味的笑容。她把袖襟捋起来,通红泛紫淤青触目惊心,她也是练过一些武的,人在什么时候能发出这么的力气,她是知晓的。这个男人,当真对芊泽动了真心。

只是,得罪了她洛大小姐,哪有这么容易……

“哼……”

她冷哼一声,坐回竹椅上,泰然无事的端起一杯茶水,呷了一口。

……

…………

月黑风高。

黑影疾速的掠过高墙,飞檐走壁间,穿梭自如。隐埋的月色,像钝刀发出的寒光,晃过府邸正门上的牌匾。两个笔锋浑厚的“洛府”二字赫然其上。而黑影早已在刚才的一瞬,蹿入其中,遥遥不见人影。

一个夜巡的家丁正提着灯笼,有一步没一步的缓缓走着。他眯着眼,蔫头耷脑,而就在他仰面打哈欠时,一个冰冷的硬物已抵着他的喉管。他双眼顿时瞪的老大,瞳仁往后转,一个黑影才从阴暗处显露出来。

他站在这家丁身后,以富有磁性的嗓音低沉道:“你家小姐的院子,在哪?”

“你……”

家丁很慌乱。

“别和我说废话,告诉我。”

他把锋芒逼近半寸。

“在东面!”

他吓破了胆,忙不迭用手一指。紧接着明月用匕首一挥,他手还没来得及放下就已昏厥在地。明月本想一刀要了他的命,但很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想下手。是这个世界太过和平了么,竟让他有一丝的怜悯生命的感情。

他把刀收进袖子里,一个躬身又飞速跑动起来。

还好他的功夫不是假的,他还记得自己身体的力量。

明月越过两个院子,沿着屋檐在月下行进。果不其然,往东面走了一会儿,一个花圃环绕的院子豁然眼前。他知道这一定是那洛羽晴的屋子。芊泽既然是她的丫鬟,一定也住在这个院子里。他想趁着夜里,直接把她带走。如果她不在,或者被洛羽晴关押起来,他也不怕。他已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芊泽有什么三长两短,他第一个把洛羽晴杀了!

“飒飒——”

黑影掠过草丛。

此刻的院子已是万籁俱静,只有西面的一间屋子里还亮着暖暖的灯光。他被光线吸引了过去,把纸窗户捅破一看。一个秀气的侧脸正在摇曳的烛光下,绣着一件衣裳。明月一见她,心中就骤然一紧,想也不想就要推门而入。而就在他举起手的瞬间,他的手腕却被另一股强大的力量所束缚。

他大惊,回头一看:

“是你!?”

最新全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