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芊泽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明月心(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黎紫来到殿前时,一个束着双鬟的婢女正摇着头向外走。/./黎紫上前问道:

“还是不吃么?”

那婢女端着一红木托盘,上面的佳肴纹丝未动,她回答:

“奴婢进不去,宫主不开门。”

黎紫黛眉轻颦,盯着那菜看半晌,才说:“给我吧,我去送。”

那婢女听罢,神情跃过一丝如释重负,忙不迭把托盘递过去:“那就有劳黎姐姐了。”

黎紫接过托盘,轻轻的踏入殿内,她见寝屋的门闷沉沉的关着,便一唤:“宫主,用膳了。”

如预期的一般,寝屋里毫无动静。黎紫又唤了一声:“月,你若不开门,我就硬闯了!”

她抬高了一个音调,语气也多了一分硬朗,但里面的人却依旧仿若未闻。得不到回应的她,静静的杵在原地。她盯着那朱红漆色的门,如突然觉得,仅是仅仅隔着一道门,却仿佛隔了一个世界般遥远。

蓦地,她从腰间把佩剑拔出,目光一凛,直直把剑劈下。但闻‘哐当’一声,那铜锁被劈作两半。黎紫一踢屋门,竟风风火火的闯了进去。整整一个月,明月都没有踏出过寝屋。黎紫以为他定是伤心欲绝,在殿内枯坐,哪知刚一入门却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

那背影俏丽的人儿,正赤着身子坐在铜镜前。

他背对着黎紫,但黎紫却能从镜面上瞥到他的神采。

他玉白如雪的脸上,一双美目正微微眯起。他手执眉笔,抬起那凝霜皓腕,正给自己描画纤细的墨眉。他慢条斯理的从眉尖画到眉梢,动作优雅而惑人。

那镜中倾城美貌的人,发现黎紫的闯入,便缓缓的把目光瞥了过来。他与黎紫在镜中四目相接,一瞬的停滞后,他勾起朱唇,笑的风情万种。

黎紫瞳孔一缩,双脚死死定在原地。

“是你。”

那人启唇,皓齿明亮动人。

这是一声柔美细脆的女声,惑魅的宛如一束罂柔。他一颦一笑间,姿容绰然,实难描绘。

“月……”

黎紫觉得脑间一片空白,她无法把眼前这张妩媚的脸与记忆里的明月相重叠。

明月缓缓站起,他全身未着一缕,身材玲珑有致。他披着如墨云般的长发,步步走向黎紫。

他笑着。

这笑美的绝世无双,但在黎紫眼里,却分外讽刺。她一皱眉,微有痛心的又唤:

“月……”

明月却笑意更浓,他停在她跟前,美目流转的打量她。今日的黎紫穿了一袭胭红色的衣衫,薄绡俏丽,宛如一朵绽放的牡丹。明月盯着她半晌,许久才说:

“把衣服脱了。”

祁烨端起茶杯,放在嘴边轻呷一口。因为明月的病情,他在暗烩教整整待了一个月之久,只是一个月了,他还是未见明月出过门。莫殇站在一旁,像是瞧出了主上的心思,他恭谨道:“主上若是担心月宫主,就去看看吧。”

祁烨没有说话,只把茶杯搁下。

半晌,他才开口:

“已几日没有进食了?”

莫殇想了想,说:“三日了,前些日子吃的也不多。再如此下去,月宫主怕是撑不住了。”

莫殇忧心忡忡,血浴的事是在月宫主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实施的。他如今这般反应,莫殇也早有预料。只是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宫主能渐渐忘了这痛,毕竟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皇上,去看看吧。”

想时,莫殇又劝了一声。

祁烨沉默半晌,旋即才说:“好吧,去看看。”

两人来到明月殿前时,便觉得有一丝异样,祁烨迈过门槛后,竟见寝屋的门大开着。他一蹙俊眉,加快步伐的踏入屋内,一个裸身的女孩正站在他一侧。

黎紫一丝不挂的站着,目光幽深。她见祁烨来了,只缓缓的跪下一拜:

“主上安好。”

祁烨微有讶异的打量了她一番,旋即问:“你怎在这?”

话刚说完,便闻屏风后隐隐传来一银铃般动听的女声。他笑的轻快又诡异。

祁烨与莫殇两人均是一怔,侧过视线去瞧。那烟色的描金屏风后,映着一窈窕婀娜的身姿。他行出来时,一抹嫣红撞入眼帘,竟美的刺眼。

红色是最妖艳的颜色。

而也是最妖艳的人,才配穿红色。

乌发松绾,红纱轻绕,那人莲步姗姗,徐徐走来。他微微一展笑,一双勾人魂魄的眼眸间,光华流转不定。他轻轻一摇手,凝脂皓腕间,莹白胜雪。

“月,月宫主!!”

莫殇如遭雷击,诧异的脱口一唤。

明月却不理会他古怪的视线,径直走向祁烨。他抬头看这个俊邪的男子,只笑道:“哥哥。”

千娇百媚的声音,任是谁听了,都会浑身一酥。但祁烨却阴着脸,潭目幽深的盯着他。

“哥哥怎这般表情?”

明月翘眉,蓦地双臂一展,在祁烨面前转了一圈。

“我不美么?”

他高傲的问他。

祁烨不答。他又转而把目光递向莫殇与黎紫,又无辜的一问:“我不美吗?”

莫殇骨鲠在喉,无法回答,而黎紫早已是泪流满面,一脸哀恸。

“美不美呀!?”

他佯装有愠色的又是一问,莫殇这才吞吞吐吐的答:

“美,美……”

“哈哈哈哈!!!”

明月抬手,纤细的葱指放在颚下,婉转一笑。

“这红色最衬我,我是天下最美的人儿。”他又转了一圈,像一朵盛开的莲花。

“最美的人儿……”

他说时,笑容嫣然如花,但神色里却有一抹阴鸷一闪而过。那阴鸷极狠,极深,像要把一切都吞入黑暗般,邪恶。

……

…………

天烨四年,皇帝微服私访,足迹行遍江南胤北。一个月后皇帝回朝,却带了一名绝世倾城的美女,纳为嫔妃。封妃大典上,群臣见此女姿色胜仙,绝世无双,皆是愕然。皇帝笑说:“爱妃尚未有封号,诸位爱卿可替朕想一想。”

群臣竞相进谏提议,有的说此女娇媚如莲花,可封‘莲妃’,又有说花不能喻,她美若天仙,应封‘仙妃’。有的又说仙子也未必有这般姿色,此绝色应封‘绝妃’才是。

众人意见多多,却未有统一的答案。

这些男人争先恐后,有的竟争得面红耳赤,暄阳大殿上一时好不热闹。

而此女却眯着眼,饶有兴致的望着这些男人们,神色里的笑意愈发显著。

“呵呵……”

这笑意浓的溢出来,就化作她娇美的一声笑声。

这一笑,群臣皆静,齐齐看了过来。

“呵呵……呵呵……”

柔婉魅惑的笑声,顷刻响彻大殿,所有的人都静静的听她笑,所有的男人眸底,都闪过近乎膜拜的神色。

“爱妃笑什么?”

祁烨斜斜靠着龙椅,狭眸一眯轻问。

那女子说:“我高兴呀。”

她神色雀跃。

“我高兴大家为我取这么多名字。”

“噢?”

祁烨也勾起唇角,又说到:“那爱妃喜欢哪一个名字?可有中意的?”

女子娇媚的挑眉,说:“我全部都喜欢,我全部都要。”

她颇为顽皮的讨要所有封号,表情天真。祁烨霍地大笑,摆摆手说:“爱妃可真是贪心,竟全部都想要。这可是不行的。”

那女子微嗔的瞥了一眼祁烨,噘着嘴说:“我贪心吗?”

她佯装生气的模样,也是美艳万分,一颦一笑都摄人心魂。

“甚是贪心啊。”

祁烨接下她的话。

“那好。”

她可爱的瘪嘴,又说:“我贪心,我贪婪,那我就叫——”

她顿了顿,美目如丝。

“婪妃。”

一锤定音,这个祁胤历史上最为美丽的妃子,终于有了她的封号。

婪妃……

贪婪的妃子。

后宫有了婪妃,三千妃嫔顿时失色。昔日风光无限的妃子们,纷纷被这个女人比了下去。她们醋意难当,频频向婪妃施威,却难料婪妃得宠的程度竟是前所未有。所有与其有摩擦的妃子,都在隔日被赐死,无论她们是高官的千金,还是皇亲国戚,都无一幸免。

应了婪妃的名号,婪妃是史上最贪婪的妃子。千金难买她的笑容,她不要金银财宝,不要珍奇异宝。唯一能让她开怀大笑的是人痛苦恐慌的表情。她阴晴不定,残忍暴戾,与当朝的皇帝不分轩轾。

由此,婪妃不再是婪妃。

她不是后宫之地能束缚住的女人,她是整个祁胤为之颤抖的妖妃。

这年的腊月,冰天雪地。

婪妃爬到殿前的屋檐上,晃着一双雪白的赤脚,眺望九重宫阙之外的天空。地上的婢女吓的面无血色,连连唤:“娘娘,娘娘下来呀!!”

婪妃置若罔闻,目光依旧望着远方。

“娘娘,娘娘,奴婢求你了,你下来吧!”这些婢女们哭作一团,长跪不起,婪妃却无动于衷。寒风刺骨,她却只着了一件纱质的红衣,单薄的像要乘风而去。终于,这动静惊来了皇帝。祁烨站在檐底说:

“在上面作甚?”

“看风景。”

她终于说话了,却是轻描淡写的一答。

“药喝了么?”

祁烨又问。

她晃着双脚,目光不偏不倚。

“没喝。”

祁烨这才一眯眼,呲牙道:“把地上这些奴才全拉出去砍了!”

“皇,皇上!!皇上饶命啊,饶命啊!!”那些可怜的奴婢梨花带雨的哭,乱作一团,匍匐在他身下苦苦哀求。

“皇上奴婢知错了,别杀奴婢啊!!”

声声尖锐,祁烨已是不耐烦。他拔出一旁侍卫腰间的剑,当即就把几个奴婢斩杀了。满颊血迹的他再次抬起脸看向婪妃,他说:“你想怎样?”

婪妃此时却不说话,兀自站了起来。

她迎风而立,向着西边。

她的目光眺望很远的地方,越过重重宫阙,越过千山万水,越过悬崖峭壁,最后仿佛停在一片金色的大漠上。

终于她启唇说到:

“我想去大漠。”

最新全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