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芊泽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明月心(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月儿,看!那是月亮,明亮的月亮。\。/”

女子抱起身旁娇小的孩子,举起他肉肉的小手指向天际。一轮圆月挂在夜空,洒下银辉点点。

那孩子眨巴眨巴眼睛,以稚嫩的声音问道:

“娘,月亮的月,是月儿的月吗?”

女子眉眼轻弯,杏眸里波光流转。她点点头?说到:“是啊,月儿就是月亮。”

孩子不解,扭过小脑袋又问:“为什么月儿是月亮?”

望着孩子粉嫩可爱的小脸,女子笑意更浓,她轻啄了一口他的侧颊,说到:

“因为娘希望月儿,能像月亮一般……”

女子深深望着孩子,孩子却微怔的睁着大眼。

“像明月一般,有一颗皎洁的心。”

“宫主,怎还不安歇?”

青衣男子悄步走上前,微微欠身说到。他前面站了一个身材单薄的人儿,那人背身而立,衣袂翻飞,面朝一泓微泛涟漪的湖水。

湖水清涟,在月辉下熠熠生辉,而那湖边的人只是平视湖面,目光波澜不兴。

莫殇走到他身前,见他稚气未脱的脸上,有着一种与年龄不相符合的忧郁,不禁问到:“宫主为何事烦心?”

那人没有回答,视线仍是不偏不倚。莫殇好奇的随着他视线而去,但见湖面上的一弯弦月,随风微微荡漾。那人出神的凝望它,俊削的脸上有一丝病态的苍白感。莫殇狐疑的蹙眉,又问:

“宫主……?”

蓦地那人一皱眉,霍地咳嗽起来。莫殇见他一咳,惊得搀扶住他说:“宫主,湖边寒气甚重,你还是回殿内的好呀。”

那人没有力气答话,只一味的剧烈咳嗽。莫殇忙不迭扶着他往回走,一边还说:“现在已是腊月天了,宫主还是尽量待在寝殿里,若是宫主的病再犯,主上定要责怪下来。”

仿似是莫殇絮絮叨叨的话,惹恼了那人。他猝然止步,一边咳嗽,一边挥动手臂狠狠推开莫殇。莫殇倒退数步,有些错愕的看着他,他却狭眸一瞪,目光阴鸷的瞥了莫殇一眼。

“宫主?”

那人却不再看莫殇,只是缓缓的抬首按在自己胸前,兀自向寝殿走去。

殿内烛火轻摇,光影在墙壁上跃跃舞动。岑寂的夜被有一声无一声的咳嗽所打破,那声音低沉而压抑,回荡在空灵的殿内,显得分外诡异。男孩窝着娇瘦的身子,强行按压住想要颤抖的欲望。

可他还是抖的厉害。

“咳——咳——”

他连咳了数下,手蓦地一紧,揪住自己膝盖的衣缎。

噗————”

一口鲜血喷射而出,把他月白色的袍子染的殷红。

殿内顿时静谧下来。

男孩喘着粗气,定定的望着自己如烟霞渲染后的双手。他蓦地扯唇,轻轻一笑,却是笑的无声无息。

此时有脚步声渐行渐近,男孩耳朵灵动,已听出来者何人。他微微一蹙眉,只偏过半个脸道:

“你来做什么?”

那人不说话,静静的停在他身边。下一刻,她柔荑一伸,竟递过来一块雪白柔顺的手绢。

男孩余光里扫到那手绢,他一愣,把头扭了过来。烛火下,女子翠绿的瞳仁更像一块珠光流转的琉璃。但她却面无表情,目不转睛的凝视男孩。

“给。”

她把手探的更近,冷冷一说。

男孩皱眉,没有接下她的手绢,而是用衣襟在嘴上一抹,把残余的血渍擦掉。旋即他回过身去,对女孩的关心视若无睹。但那女孩却不生气,她放下手上的长剑,盘坐在他身侧,睁着一双漠然的眼睛,瞬也不瞬的看他。

她的视线虽无半丝情感,冷的像只猫,令男孩如坐针毡。半晌后,他按捺不住了,咬牙道:“黎紫,你再看我,我就挖了你的眼。”

黎紫听罢,只一翘眉梢,神情还是无动于衷。

“你不怕我告诉主上,你咳血了。”

那男孩一听,黑眸一凛,恶狠狠的投来视线。

“你敢。”

他威胁到,手已攥成拳。

“你瞒也瞒不了多久,你身子已撑不住了,到时候莫殇会告诉主上的。”黎紫四平八稳的坐着,语气淡然,他却神色愈发阴兀。蓦地,他抬手一挥掌,直直向黎紫劈来。黎紫却伸手敏捷的用剑一抵。她凝视男孩,神色突地一软,轻声说到:

“月,不要不吃药。”

仿似是一句恳求,黎紫说的甚轻,却又甚重。

明月一眯眼,对她的劝告置若罔闻,却把手上的力道加重,把剑身狠狠反压回去,伤着了黎紫。

“啪——”

黎紫肩骨脆的一响,她微微涔出汗来,却不喊疼。

明月却说:“说过多少遍,不准喊我的名字……”

黎紫缄默,嘴唇轻轻的蠕动,她想执拗的再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此时明月拿开了自己的手,跌跌撞撞的站起来,他扒下身上的长衫,把地上的血迹一抹,继而丢在火里烧了个殆尽。他边踩碎了那些污浊的灰烬,边冲黎紫说到:“你敢说出去一个字,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他呲牙威胁,目露凶光。黎紫抬首望着他,竟是心如刀绞。

这一刻,她觉得他,遥远的就像隔世的人。

暗烩宫建在人烟罕至的寻山上,埋没在悬崖峭壁间,外人很难寻到。

这日里山上下了雪,皑皑一片把殿宇与这寻山融作一片。可殿内却是张灯结彩,蔚为壮观的挂满了大红灯笼。那嫣红映在雪光里,耀的满楼灯火通明,孤寂的寻山仿佛一下明亮了起来。

明月站在檐下,与那繁华喧闹隔着甚远,他抬头遥望天空。一轮微有血色的月亮,圆的令人心底发慌。他愣愣的看了半晌,觉得胸口郁疼交加,但他不敢咳出声来,只隐隐的憋着口气。

此时有人在身后喊:

“月宫主,主上回来了!”

明月稍稍偏过身子,目光波澜不兴。

“嗯,我这便去。”

他平整的绾起长发,负手行走,一袭皎月白袍衬得他莹白似玉的肤色,冷峻邪魅。虽是稚气未脱,但他脸上已显露出惊为天人的俊俏。而今日是一个大日子,不仅是主上一年一度返教的吉日,亦是自己十三岁的生日。自今日起,他便能正式的学习暗烩教的武功,成为暗烩教名副其实的宫主。

他期待这一天很久了。

并不是期待成为真正的宫主,而是想要学习武艺。

武艺让他觉得自己会变得足够强大,而不是一个孱孱弱弱的病秧子,武艺让他觉得,至少自己有了一样防备的武器。

想时,明月眉头一蹙,款款行向主殿。

在长廊已遥遥听见主殿的丝竹歌吹之声,一年一度的热闹景象对于习惯了死寂的暗烩宫来说,十分难得。但明月却不喜热闹,他只关心他学武之事,想时不自觉的加快了步子。

明月进了门,却没有见着祁烨的身影,他问莫殇:“他呢?”

莫殇道:“已在宫内,正和桑破他们商量些事。”

明月会意颔首,并未再说话,此时门外朱衫的卫士突地一喊:

“恭迎主上!!”

里面的朗朗笑声便瞬间歇了止。分坐两排的十二宫主纷纷侧目而视,把手放在胸口,拇指按在心窝,齐声道:“恭迎主上!!”

气势磅礴恢宏,但闻窸窣声一阵,那十二名宫主已跪作一片,齐齐低头。

满满一屋子的人,只剩下明月是站着的,他直直的看向殿外,一道玄黑的身影正缓缓踏入。

祁烨神色恬淡,眉梢的稍稍挑起的弧度,彰显着一丝漫不经心的慵懒感。他边行,边一拂袖,没有一句言语大家已心知肚明的直起身,道:

“谢主上!!”

明月却至始至终都不说话,祁烨走到他身边,眯眼打量了他一番便说:

“你长高了。”

明月手一紧,目光里微微闪烁,只道:“没长什么,你记错了。”

“哦,是么?”

他一挑眉,潭目里漾过一丝怀疑。但他没有多问什么,径直走过明月,坐上了玄石磐玉宝座。他见众人还匍匐在地,便勾起唇角,挥袖吩咐:“难得一日相聚,大家不用拘谨。来人,继续奏乐。”

慢条斯理的命令后,管弦丝竹声便再次响起。十二宫主及暗烩教徒们纷纷松懈下来,恢复了刚才的轻松表情,相互攀谈起来。期间,站在位后的黎紫却一直以凝重的神色望着明月,她紧紧的咬着下唇,似要凝出血来。

“莫殇。”

祁烨意兴阑珊的望着座下,蓦地却招手一唤。莫殇走上前,躬身道:“主上吩咐。”

“宫里的事,可还妥当?”

“是,一切有条不紊。”

祁烨满意的点点头,旋即眯了眯眼,又问:“月宫主的身子,调理的如何?”

莫殇不敢怠慢,又答:“属下精心配制的药,日日都有送达月宫主殿内,由黎紫服侍宫主服下,主上大可放心。”

“哦,那便好。”

祁烨听罢,眉头这才一松。而一旁的明月虽缄默不语,却暗暗一直打量祁烨的神情,此时见他眉宇间疑云一去,这才放下心来。黎紫自小跟着主上,是主上十分信任的人,她不把自己没有吃药的事情说出去,便不会有人怀疑。

想时,明月大胆了许多,走上前说:“今日乃是腊月十八,哥哥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祁烨听罢,俊眉又拧在一起,瞥了一眼明月道:“忘了什么?”

莫殇站在两人中间,突地一笑,恭敬的对祁烨说:“呵呵,主上兴许是忘了。今日主上回来,恰逢月宫主生辰。过了今日,月宫主就已十三了,是到了该学武艺的时候。”

莫殇解释完后,却突觉一道犀利的视线刺向自己。他一抬头,竟发现是主上正冷冷的看他。他脑子顿时一怔,却恍悟过来,忙噤若寒蝉。

明月瞧出莫殇的改变,心里有些郁愤。

“哥哥,可是改变心意了?”

“呵呵。”

祁烨微微一笑,说:“你身子骨弱,学武没有什么好处。”

“正因为弱,才要学武。”

明月反驳。

“学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停顿不得。你如今身子不能持续练,等过些年后再说。”祁烨轻描淡写的说来,大有敷衍之势。他说完后又和莫殇说:“上次交代你的事,你可有办好?”

莫殇一愣,忙不迭道:“是,这事……”

他还没有说完,一旁郁愤交加的明月已大踏一步,冲着祁烨喊:“要等到什么时候,你承诺我十三岁时,就传我暗烩教的武功,怎可出尔反尔!?”

祁烨听罢,缓缓把视线从莫殇身上调转过来,对上明月固执的脸。他危险的一凛眉,问:“为何执意要学武?”

明月一顿,继而凛然道:“为了保护自己。”

“你的安危,自有我保护。”

祁烨当即回绝。

明月却嗤的一笑,凄凉的勾起唇畔。

“这个世界,谁都可能会害我,我不信你。”

言毕,他直勾勾的看着祁烨,眸底神色复杂难喻。祁烨一时正襟危坐,与之对视良久。蓦地他说:“你可知你练武,是件危险的事?”

“我知。”

明月神色泰然平稳。

“你知?”祁烨讥诮的说:“你说为了保护自己,又何苦让自己陷入险境?”

明月听罢语塞,眼神却愈发锋利。

祁烨又说:“月,我知道。你不想自己长不大,你想像一个正常的男孩一般,成长习武,成为男儿。可是你别忘了,你究竟是什么。”他薄唇冷冷扇合,一字一句凿在明月心里,滴血般疼。

“你越是长大,成为男人,你剩下的命就越短。你究竟是想活,还是想死?”

祁烨残忍的说到,明月的心已被刺的血肉模糊。

“够了!!”

他大喝,额头已有冷汗冒出。

“我不想死,但我也不想这么活着。我已经十三岁了,可我还只有黎紫那么高!我身体薄的像张纸,病发的时候,手连筷子都拿不起来。祁烨,你要我如此活一辈子么?我不甘心,我凭什么如此……”

“我凭什么!?”

他咆哮道,声音顿时震住了殿内所有的人,音乐也在此时停歇下来,众人纷纷看向这边。

祁烨眸底阴兀之极,他起身走过来,冷冷说:“凭什么?”

他笑容讥讽。

“凭我们生来就和别人不一样。”

他惑魅的嗓音在明月耳畔萦绕,却是丝丝牵绊的疼。

“凭我们是被人遗弃的妖孽。”

——妖孽——

明月瞳孔一缩,脑海间顿时闪过梦魇。

——你去死,去死!!杀了你,杀了你!!妖孽!!——

尖锐的女声,烙印在心底,和那曾经温柔似水的声线,形成鲜明对比。他几欲不记得她是怎么抱着他,捏着他的小手,指着月亮说:

——明月,就是月亮。——

胸口那股一直隐隐藏匿,蠢蠢欲动的郁气,终于按捺不下了。它四下腾烧,撩的五脏六腑生疼。他呼吸加快,额头的汗也越来越密,人却是定在原地无法动弹。

莫殇看出他的变化,心里一紧,上前说:“主上,月宫主有这样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他还小,将来会明白主上的苦心的。月宫主出来久了,身体恐有不适,还是由属下扶他下去歇息吧。”

祁烨听莫殇一席话,先前山雨欲来之势也弱了下来,他见明月神情不对,便道:“罢了,罢了。”

莫殇赶忙上前扶过明月,一使力,却发现带不动他走。

“宫主,属下先带你回去,此事从长计议吧。”他想动之以情,却发现此刻的明月像个木偶一般,瞪大双眼,听不进任何人的话。

他这是怎么了?

莫殇顿觉不对劲,而刚反过身去的祁烨也掉转回视线,统统瞧着那面前呆滞的人。

“宫主,宫主!”

莫殇摇起他。

那呼唤的声音送入他耳里,却扭曲的辨认不清,他左耳模模糊糊的听见:

——杀了你,杀了你们!!——

右耳却闻:

——月儿,娘的月儿……——

——杀了你,杀了你!!——

——月儿,月儿,娘最宝贝的月儿……——

“啊!!!!!!!!”

抱头仰天长啸,明月蓦地跪下身去。此时全场大震,纷纷站起身,黎紫更是不顾礼仪从人群中跑出,扑向明月。

“月你怎么了,月,月!!”

“宫主,宫主!!”

明月置若罔闻,捂着耳朵,撕裂的喊。

“啊!!!!!!!”

脑子里混沌一片,他一闭眼,胸口的那抹郁气被涨到最大,从喉管涌上,倾泻而出。

“噗————”

鲜血洒出,宛如红艳艳的牡丹花。他吐血之后,浑身像被抽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顿时无力的倒下。他缓缓阖眼,这一刻他四周所有的声音,都在一瞬间不复存在。

最新全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