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芊泽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四章 芊泽花(大结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哈哈,哈哈!”

男子一拍案几,.qВ⑤、COm//

“原来,原来那个叫芊羽的丫头,才是真的芊泽!是祁明夏爱了一生却偏偏得不到的女人!”他阴狠出声,诡谲之极:“我就说,为何祁澈那小子,待她这般好,哪里像对待一共丫鬟一样。”

“大人英明,若不是早就在宫内安插心腹,怕是此次,已被他们蒙混过关。”谢垠在一旁奸笑符合,余天又朗朗大笑:“哈哈,这下有了这丫头作人质,祁明夏怕是要乖乖把丘都以及向西的三个城池,拱手相让了!”

余天话音刚落,内室的门却被霍然推开,一个较小的嫣红身影赫然眼前。余天一瞠目,道:“音儿?”那女子怔然上前,显然受惊不小,嗫嚅问:“爹爹......你说,那个芊羽不是芊羽,她才是真的芊泽......是么?”

原来,余天女儿并非叫余芊泽,而是余天特意叫改的。他早已知晓商烨的身份,却医不了他记忆全无。不过这正中他下怀,毕竟他是祁明夏同母异父的兄弟,又是祁胤的先帝。这一枚棋子的作用不容小觑。但此人性格孤僻,孑然一身,不为钱财动心,偶见他不过在丘都为了医治病情。他身手了得,几次派人都无法跟踪他的住所,最后索性使出美人计。

女儿余音虽长的花容月貌,但仍旧吸引不了商烨,反倒是女儿被他迷的晕头转向,生死要嫁他。余天灵机一动,叫余音改名芊泽,再告诉商烨姓名,他定能动心。余音先还不信,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却不料商烨听过她的名字后,楞了足足半响。最终他莞尔一笑,美的动人心魄。

余音还记得当时他的话,他的声音温柔的要化进风里,他说:

“终于......找到你了”

余音质问余天,余天冷哼一声说:“不错,那丫头就是芊泽。”余音眸光颓然,痴痴的说:“难怪......烨哥哥都不理我了,他......他是不是知道我骗他,骗他自己叫芊泽?”

“音儿,你切莫再想他了!”余天厉声呵斥,余音听罢,悲戚逼问:“为何?爹爹你不是说要把女儿许配给他么?你要为女儿做主啊,把那个叫芊泽的女人赶出府去,不要让烨哥哥再见着她了!”女子激动叫嚣,小脸涨得绯红,余天却摇摇头,说:“音儿,你陷得太深了,为父也不再瞒你,为父是不会让你和商烨在一起的。不,他不是什么商烨,而是祁烨,是祁胤的先帝!”

“什么!?”

余音宛遭雷击,愕然瞠目。余天继续说来:“不过如今,他不过我手上的一枚棋子。”余音半响怔忡,缓不过神来,她未听父亲的雄韬伟略,只一个劲的摇头:“不,不......我不管他是谁,我要他,爹爹,音儿要他!我见着他的第一面,音儿就知道,音儿爱他!爹爹,爹爹!”她边哭嚷边攥紧余天的袖襟,余天被她缠得恼羞成怒,索性一个巴掌扇在她脸上,余音顿时一愣。

“混帐女儿!”

他瞪大双眼,呲牙以对:“愚昧之极!速速给我回屋,这几日都不要出来惹是生非,如果坏了为父的大事,为父也不饶你!”说罢他便一扬手,几个奴仆毕恭毕敬的上前,他吩咐:

“把小姐带回寝屋!”

“爹爹,爹爹!!”余音被拖拉走,嘴里还苦苦求到。余天脸色阴霾似雨,谢垠在一旁喏声说:“小的听说祁澈两人近日已在收拾包袱,像是有离去之意,余大人为何不干脆拿人,省得与他们周旋?”

“不错。”余天颔首:“成熵那方已准许我划地为王,借我兵力,万事具备只欠东风,抓了他们我就如虎添翼,也省得夜长梦多......”

##########

无星无月,天空晦暗如浓墨。

窗棂斜开,清风节奏分明的鼓吹着檀木桌上的信纸,这是祁澈今夜写好,还未来得及投寄出去的密函。上一封他已言明自己怀疑余天,这一封正是请求明夏派人来彻查的奏函。

而明日,他也要带着芊泽离开这是非之地,回到沁城。

然,窗外的风倏然停止,影影绰绰的人群借着月黑风高,摸进了屋内。床榻上的男子虽已沉睡,但多年的大漠生涯练就了他一身警戒之心。他一闻室内有窸窣脚步,便愕然瞠目,抓起枕边的长剑就是一个飞身跃起。

男子落地之时,剑锋已抽出,只可惜不速之客并非一人,而是整整一屋。

“景王爷安好。”

谢垠贼眉鼠眼的笑,阴邪之极。祁澈四面楚歌,不敢大动,挑眉说:“谢大人夜半造访,不知所为何事?”谢垠也不说话,拍拍手,屋子的门便被打了开来,几个侍卫押着一孱弱女子,粗鲁的推她进门。

“放......放开我!”

由于侍卫粗蛮,芊泽被一路拖拽使得手肘脱臼,祁澈一见芊泽被缚,便血气上涌,怒喝:“谢垠!”

“景王爷莫要生气,余大人说了,等余大人递给皇上的奏折,皇上允了,就会放二位回去。”他奸诈说来,祁澈不用多想也知,他们这下是双双被俘,成了威胁明夏哥哥的砝码。

“你们不会得逞的!”

祁澈蹙眉狠言以对,剑却缓缓放了下来。谢垠见此忙邀人上前,把他五花大绑。芊泽与祁澈被押出屋外,谢垠一脸得势的走在前头。他本是要押着二人去余府地牢,却不料自己刚出门外,便被人点了穴道。

一个玄白的身影疾速移至他身后,然后,他听见男人低沉魅惑的嗓音:“放了他们。”

商烨单手抵在他脖颈之下,他感到一股强势的力量正压迫自己的喉管,顷刻便能拧断它。

“你......你......”他吓的支支吾吾,他怎么来了?不是已有人去他房里,要迷晕活捉他么?商烨像是瞧出他的疑惑,眯眯黑眸,邪气一笑:“不知我为何出来了吧?”

“得问问你们的千金大小姐。”

商烨目光闪过阴骛。

一个时辰前,他沐浴更衣后,湿漉漉的还未穿好衣服,女子便破门而入,扑到他怀里悸哭。商烨大诧,扶正余音的身子,关切的问:“芊泽,你怎么了?”

“烨哥哥......”

余音被爹爹打了一巴掌,心里憋屈又伤心,又想到自己很可能就要失去商烨,便不由自主的奔来。她抬目看着男子沾水俊邪的脸,不由得痴然:“烨哥哥,芊泽好伤心,爹爹他......爹爹他不让我嫁给你。”

商烨一怔,却也不觉得失望,但仍问:“为何?”

余音不说话,目光却流连在男子性感赤裸的上身,一种奇异的香味铺天盖地的从男人身上传来,顷刻攫住她的心,她听见自己的胸膛噗通、噗通的跳。

“烨哥哥,音儿要嫁给你......你......要了音儿吧......”

她神魂颠倒,脱起自己的衣裳。商烨捉住胡乱扯动的小手,蹙眉反问:“音儿?”

“是啊,音儿爱你,音儿不是有意骗你的!我虽不叫芊泽,但也是真心实意的爱你啊!”她扑到他怀里,小嘴磨蹭在他胸前:“烨哥哥,要了音儿吧......再带音儿远走高飞。爹爹就不能拆散我们,也不会抓着你了......”

“抓着我......”

“是啊,他要抓你和景王爷,还有那个贱女人,爹爹要杀了他们!”余音被男人的体香迷的神魂尽失,一心一意只想他好好要自己,疼爱自己。她口干舌燥的攀上男子的颈,却倏然被大力一推,跌在地上。彼时,屋外正响起窸窣的脚步声,像是有不速之客接近。

商烨森冷的盯着地上一丝不挂的女人,他不发一语的穿戴衣衫,大步流星的出了门。

......

..............

谢垠颈脖被压,断断续续的出声:“是小姐......?”

商烨懒得和他多做解释,手中又用劲几分,说:“再不放人,就捏碎你的脖子。”

祁澈和芊泽望着前来相救的商烨,也是大为讶异。尤其是芊泽,她忘记自己被侍卫们扭脱臼了的手疼,瞬也不瞬的凝视男子。他,他为何会不惜与余天反目,来救自己呢?

谢垠性命堪忧,忙不迭答应:“好,好,我放,我放!”说罢便挥手:“把人放了,快放了!”侍从们听命,切断捆着祁澈的长绳。祁澈一获自由便如鱼得水,拔出长剑救了芊泽,一手扶住她虚弱的身子,一手执剑以对。

他缓缓走向商烨身边,感激的看向他。

“谢谢。”

他是他的烨哥哥,那个会背着溺水的他,一路寻医的烨哥哥。

原来真的失去记忆,他的那颗纯粹的心,就得以复苏。

--遗忘,是上天给他最好的恩赐。--

女子柔婉的嗓音犹然耳边。

商烨与祁澈和芊泽虽重获自由,还有人质做要挟,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他们身在龙潭虎穴,四面楚歌,极难逃脱。加上余天又是心狠手辣之人,没准他不要谢垠的命,也要拿下他们。

“若此时明夏哥哥来了,就好了......”祁澈低声自语。谢垠听了,笑说:“你们莫要挣扎了,那皇帝远在千里之外,根本救不了你们!更何况,成熵的援军已经在丘都北侧蛰伏,只要余大人一声令下就能把丘都以及向西的至少三座城池拿下!”

祁澈一听,大诧:这余天的动静,竟这般快!到时远水救不了近火,丘都当真又失守!

“澈,你莫听他胡诌,如果成熵军已到......余天又为何要这么急于拿下我们。他就是想以此来做缓兵之计......”芊泽气喘吁吁的说,一语中的,谢垠脸色大变。祁澈咬牙切齿,把剑横在他脖上:“你这小人!”

“澈,你莫要管我,以你一人身手必能突出重围,回沁城禀明明夏!丘都不能失......百姓连年战火,已再也经不起折腾了......”芊泽的手无力的垂下,疼的她说话断断续续。商烨见此,心不由自主的一紧,疼惜的看着她。而与此同时,他的怒火也节节高涨。

“这怎能行,我不能抛下你去,等到我带你杀出余府,再回沁城也不晚!”祁澈怎会撇下芊泽,芊泽咬牙推他,说:“快去,再拖延时间,余天就发现了。到时候他来了,这个人质......就没用了,我们再逃,一个也逃不出去......”

“这......”

祁澈进退两难,此时商烨却启音:“我虽不知这是什么状况,但你去吧,芊羽的性命有我护着,我保她平安无事。”男子沉稳许诺,目光坚定不移,祁澈这才一咬牙,说:“你要好好照料她!”

言罢,一个飞身上了屋顶,消失在夜空当中。

而院落里,无数士兵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商烨,和他身旁一脸煞白的女子。

###########

周遭杀气腾然,所有出口被围的水泄不通。侍卫们举刀相向,个个摩拳擦掌,却无一人敢上前一搏。谢垠此时已不再耀武扬威,他苦苦求到商烨:“商神医,你菩萨心肠,怎舍得伤人性命,你放了我把!”

“商神医,商神医......”谢垠就差哭出声来,此刻一个侍卫踩准商烨与谢垠说话之际,举刀冲来,他径直刺向手无缚鸡之力的芊泽,好在商烨眼明手快,当即拦下他的刀势,以掌力震退他数丈之远。

此侍卫的一举虽未伤及芊泽,却分明惹恼了商烨。他一凛眉,眸间冷骛横生,一掌击在谢垠后背,他扑倒在地口吐鲜血,晕厥在地。他怒视众人,森冷出声:

“若敢伤她者,杀无赦!”

芊泽大诧,眼见男子的瞳仁在侍卫们通红的火把下,一点一滴的演化成艳红的模样。风也适时鼓起他如墨的长发,修罗一般的俊庞杀气腾然。她赶紧抓住他,说:“烨,烨别冲动!”

听见芊泽的呼唤,商烨眸光一清,为自己刚说的话大为吃惊。他竟动不动就要取人性命?但他话已出,分明震慑住了众侍卫,他乘机抱起芊泽,飞身而起,以单掌突破重围。

虽有芊泽所累,他的身手在敌群中依旧游刃有余,不出须臾便到了院落。前赴后继的侍卫们在他的掌力下,纷纷倒地不支,许多人已再站不起。商烨此刻才放下芊泽,说:“你的手没事吧。”

不止的颠簸让芊泽脱臼的手肘,肿胀起来。商烨见女子冷汗涔出,心疼不已,便说:“我为你接上去,有些疼,但很快!”说罢,芊泽点头,商烨一眯眼,‘啪’的一声替芊泽的手肘归位。芊泽先是溢出一声疼喊,最终却酿出一抹笑意:

“烨......”

她唤他烨,那么亲切温暖,商烨有一刻的怔然,却马上恢复,想此地不宜久留,还是早走为妙。他欲打横抱起芊泽,哪知一道白光在芊泽身后闪过,下一刻,他来不及阻止,箭矢便从女子的胸前穿膛而过。

“噗--”

芊泽身子一震,呕出一口鲜血。商烨黑瞳大瞠,眼见女子放慢数百倍的跌在自己怀里,她的背上还插着一支寒光粼粼的箭。他缓缓抬目,怔怔的望向芊泽身后那名颤抖的举着弓箭的女子。

“烨哥哥......”

余音哭着唤他。

商烨瞳仁一缩,未等女子话音落定,便急速甩出一掌,女子身体破然后退,结结实实的撞在长廊的柱子上。她溢出一口鲜血,气若游丝的唤:“烨哥哥......”

商烨被芊泽这一箭冲的脑子凝固起来,一片空白。他双目猩红,抬手又是要出一掌。这一掌隔空击去,余音必定一命呜呼。然,千钧一发时,怀里奄奄一息的人却抬起柔荑,坚定的按住他。

“烨,不要......”

芊泽意识模糊的唤。

不要再杀人,不要让血腥蒙蔽自己的眼......

好不容易,都埋葬了过去,她要守护这份纯净,让他活在人世的每一天都快乐。

--你,过的快乐么?--

她最想知道,也是最想做的,就是让他快乐。

她要守护他。

“芊羽,芊羽!”商烨醒悟过来,抱住她不止的呼唤,芊泽晕了过去。他打横抱起她,说:“你别怕,你不会有事的,我带你走,带你走!”他丢下满地哀呼连连的侍卫,和泪眼婆娑的余音,带着芊泽跃上屋顶,飞檐走壁,向远方奔去了。

芊泽也感觉不到疼了,意识迷蒙间,感觉飞沙走石刮过脸颊。然,却有男子结实的手臂为她遮掩,她视线里最后的一幕,是男子焦急湿漉的侧脸,迎着风,望向前方。

在他怀里,她感受到了......

他的爱。

#########

--我踏遍千山万水,只为寻得最初的你。--

##########

芊泽醒来时,阳光正穿过木质窗棂,星星点点的落在她睫翼之间。她也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只觉身体如铅石般沉重。她颦眉抚额,惺忪的环顾四周。窗明几净,木屋简陋而干净,除了一张长桌和自己睡的床榻外,便是一个小小的衣橱和偌大的书柜。

书柜上的书籍层层叠叠,开满视线,多的就像自己屋子一般。

她起身,裹起床边的一张绒毯,赤着脚走。门处有一壶正在炖煮的中药,药香四溢,沁人心脾。紧接着,她走近门前,望着这道简单甚至漏光的木门,竟感觉,这门的外面,将会是另一个世界......

想时,芊泽已推开门来。

仿佛时间被放的很慢,当阳光随着门的推开,溢满视线时,芊泽先是感到一阵刺眼,紧接着她听到耳畔有窸窣的风声,像是风儿轻柔刮过花瓣的轻吟。

她睁开眼来......

她的眼前是花......

是漫山遍野的芊泽花。

仿如置身云端,天高云淡,她单薄的身子站在这里,竟显得如此渺小。

那花瓣围簇在一起,变作一片白色的海洋。这白是这样清澈通透,出尘不染,像最纯粹的人心一般,暖的让人忍不住落泪。芊泽瞠着清眸,一步步的走进这片芊泽花的海洋,她从来都不知道,世界上原来有这般美丽的一幕。

所有的形容词都无法描绘她眼前的一切。

她只能说,这花是有生命的,它花瓣的每一个低垂颤动,花身的每一个摇曳舞动都这般鲜活。

“你醒了?”

好听的男声从身后传来,芊泽愕然回首,目光中的感动与震撼还未来得及收拢,便被男子一览无遗。他笑的看向这漫天的芊泽花,说:

“很美吧。”

商烨侧过身去,面朝漫山遍野的芊泽花,微风一嘘,拂上他俊削的面颊,撩拨他根根长发。“如果你曾听说,应知道这是一种叫芊泽的花。这花有种说不出的美丽,看着让人的心,感到异常安定。”

芊泽清眸圆瞠,问:“这花......是你种的?”

男子温温的暼你她一眼,轻轻颔首。

“这花极不易开,但即便开了,已是散落在天地的各处,孤孤单单的绽放。”他侃侃说来,目光潋滟,分外泓净。芊泽目光放柔,宛如心弦被波动了一般,忍不住语色微颤:

“可这里却有一片一片的芊泽花。”

他放眼看着摇曳成浪的花丛,说:“一个人时,我总觉得孤独。但奇异的是,只要我一看见芊泽花,心就会平静下来。看见他们这般素净的白,我甚至觉得自己,好像遇见了爱人一般......”

说时,他竟冲着那花海,温软一笑。

“所以才种了这般多......也所以,会想找一个叫芊泽的女子,与我为伴。”

芊泽心里骤然一动,她再也无法遏制心中的情感,兀自急切的向他走了一步。而商烨却在她靠近之时,露出骇然的表情,伸手喊停:“别动!”

芊泽一惊,有些不解,只见商烨直直的看着她欲要踩下去的一条腿。芊泽挪开那脚,赫然发现在她的脚下,有一条曲着身子向前拱爬的蚯蚓。

她蓦地清眸一瞠。

男子却对刚才的突兀举动,报以歉意:“我只是不想你踩到它。”

芊泽缓缓抬目,神色复杂的看着他,这一刻,她觉得有什么东西......

回来了......

商烨见芊泽发愣,他从袖襟里掏出一颗黑黑的硬石,摊在掌心给芊泽看。

“你可知,芊泽花的种子,怎样才能发芽么?”

他一扬眉,笑意却不减:“你看着种子长的和石头一样,敲也敲不开,烧也烧不破,如何才能让它发芽呢?”

男子自顾自的冲芊泽一问,芊泽的视线随之望向那颗黝黑的种子。

她不说话。

“呵呵。”

他挑眉轻笑,绝尘之美。

他以为她不知,于是蓦地,把放有种子的手掌一收,紧紧握了起来。他握了许久,许久,都不打开。芊泽怔然的看着他,他却高深莫测的笑。终于,在经历了漫长的静谧后,他缓缓的把手掌摊开。而此时,掌心的种子,不再是一颗又硬又黑的石头。

它变得柔软而通透,璀璨而夺目。

宛如初晨荷叶上的一颗露珠。

“只要你努力温暖它,坚持不懈,它就会发芽。”

他唇畔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眸光璨亮。

“原来啊......”

他又说,声音淡在风里,听起来轻柔的不可思议。

“即便是一颗小小的种子......”

他手上的种子泛出柔和的光色。

“也需要人手心的温暖......”

--需要人手心的温暖......--

......

............

商烨久久的看着那种子,继而躬下身,把它小心翼翼的埋入土里。他边说:“兀自说了这么多,还未问你伤势好得如何?我在屋内炖了汤药,待会就可以喝了。”

“芊泽,进屋吧。”

他说着站起身,平和的说着。但话刚落音,他俊眸却一瞠,仿似顿悟自己刚才的话。

他竟脱口唤她......芊泽......

他唤的那样自然,那样熟悉,仿佛与她相遇已久。商烨转过身,女子却静静的站在他身后,深深凝望他。原来不知不觉中,芊泽早已泪流满颊。

她泪眼朦胧的望着男子,唇畔却挂着一抹真真切切的笑意。

那笑美如这皑皑一片的白花。

“傻瓜。”

她仿佛看出商烨的错愕,哭了又笑的说:

“芊泽。”

语色温暖如春。

“我就叫芊泽。”

一阵清风适时拂过,带动那白色的花海,斜斜摇曳。此时夕阳迟暮,绯红的天空云卷云舒,格外美丽。

有两个人,镌刻在这幕美丽的图画里。

他们互视。

一个泪流满面,一个微有错愕。

时间由此停住。

而那些过遭,已被那微风轻轻一嘘,远远带离。

#############

天夏五年,丘都守将余天叛乱,引成熵军入关,势态险峻。好在天夏帝调兵有度,及时控制局势,右翼军奉命镇压,由于地势关系,成熵军入关险阻异常,只好退却。余天余党孤立无援、困死丘都,翌日,城楼自缢。

天际燃起霞光,祁明夏一袭黑甲,背光而立。搜寻了三天三夜,芊泽与他的踪迹依旧不明。祁澈站在马下,愧疚道:“只怪当时我撇下他们,独自回城,这是芊泽与烨千辛万苦研制的药方,炫离的病要好了,他们却不见了......”他把药方掏出,递给明夏。

祁明夏接过药方,凝视半响。他眸光放远,许久不语,祁澈以为他生气了,却不料明夏蓦地一展笑颜,向着天边彩霞呼道:

“芊泽!!”

要幸福啊--

最新全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