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芊泽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昏黄朦胧的烛光笼罩在这深宫寝殿,万籁俱寂之下,夜已近子时。

女子拖着一袭拽地长裙徐徐前行,进了内殿的时候,她便解开自己的颇显累赘的外袍,懒洋洋的打了一个瞌睡。

甘露宫。

她并没有唤她的婢女,而是独自一人归了寝房,但转即她又像想起了什么一般,朝另外一个方向去了。

此地的灯光更为暗淡,只是隐隐的燃了半截灯芯,为的就是不打扰正在熟睡的小皇子。女子思子心切,即便是刚才晚归,也要在就寝之前,望上他一眼。但当她逐渐靠近这静谧的寝宫时,她似乎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异样的声音。

寝宫十分宽绰,迷暗的烛火摇摇曳曳,扫在抛光的大理石地上。女子轻轻的踏了进来,目光右转。朱红的大床上,幔帐微掩,一女子的身影藏在里面,她怀里抱着一婴孩,不住的亲昵。

“奶娘?”

女子一唤,那大床上跪着的身影便忽的一顿,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她睁着圆大的眼睛向这边望来,一见来人,便慌慌张张的搂紧了怀里的婴孩,向后一缩。

“奶娘!?”

女子声音大了一个调,她急速而戒备的走了过来,掀开幔帘,眼前的一幕却令她目瞪口呆。

床上的女子不过十八尔尔,是钦点入宫照顾小皇子的奶妈。但此时此刻,她衣衫不整,面色潮红,显然是沉浸在春欲之中。但是,她怀里抱着的明明只有几个月大小的皇子!婴孩的全身上下,都被女子的吻啄过,但他却不哭也不闹,更是一声不吭的睁着黝黑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娘亲。

他的眸中闪过一丝异光,这光彩太过熟悉,女子屏住呼吸,几欲气竭。

“娘娘……”

那床上的奶妈醒悟过来,惊恐的望着女子。她战战兢兢的缩着身子,把怀里的皇子抱的更紧。

“把他给我!”

女子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然后伸出双手来,命令其交还她的儿子。哪知那奶娘却颤抖的摇起脑袋来,愈加把身子曲进角落。

“不……不……娘娘……不要……”

她咿咿唔唔的有些疯癫,湿粘的鬓发随着脑袋的晃动,些小飞动。她脸色忽的变得惨白,爱恋的把脸贴着手里婴孩的脸。

“把他给我!!”

女子呵斥一声,目光如炬。

“不要!!娘娘,你把他给我吧,把他给我吧……”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奶娘,他是我的儿子,他是皇子!!”女子气的全身颤抖,但却并不抬高音调,她双目里闪过阴鸷,同时愤然的咬了咬樱红的下唇。

床上的女子听罢,忽的一收声。然后像屏住气息般,扭过头来,与怀里了的婴孩对视。那婴孩依旧睁着一双黑若潭渊的眼睛,眨都不眨的回视于她。几秒过后,那女子双目闪过诡谲,搂紧了手中的孩子,忽的跳下床来,势要向外奔去。华贵女子一楞,并没有料到她但真如此大胆,但转瞬当她反应过来时,她倏然抽出挂在墙壁上作为装饰用具的长剑,几个云步便追上了奶娘,一剑从后劈去。

奶娘身子向前一拱,惨叫一声,瞳孔一缩,忽的就不会动了。

几秒的停顿后,她双手一松,身子霍然倒地。

而身后的女子已然大步一踏,身姿一旋,接下了落空的娃娃。她把他揽入怀里,一脸复杂的望着他。这个时候,他才突然哭了出声,引得宫殿里一阵骚动。奴才们鱼贯而入,一见到地上的惨景,便吓的面容失色,胆战心惊的站在一边,不能言语。

他们都认得地上的女子,那是小皇子的奶娘。

“你们抖什么!?”

那群奴才初出茅庐,显然是吓傻了,听到主子的声音便齐齐腿软,知道跪下了。

“这个女人……”

华贵女子美眸一转,扫了一遍跪坐一排的奴才们,又撇了一眼地上的女尸,继而启音:“她刺杀我!”

说罢,她把手上的剑一仍,抛在血滩上。

“娘娘受惊了,娘娘受惊了!!”

地上的人不约而同的磕头,齐声喊到。

“不许喊!”

女子一命令,跪拜着人吓都收声,头都不敢抬。

女子不再看他们,开始哄起怀里嚎啕大哭的婴孩,他拍拍他的后背,摸摸他的额头,转瞬,他便真的不再哭泣了。女子饶过地上的一群人,朝自己的寝宫前行,踏出门槛时冷冷吩咐了一句:

“收拾干净,谁都不许张扬!!”

语罢便扬长而去,只留下面面相觑,不明所有却又胆战心惊的一群奴才们。

一个时辰后,甘露宫重归平寂,一切向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烛火灭去,深夜幽幽,偶有凄清的夜风饶过着宫阙梁柱,张扬起片片帘幕。静谧中,空气中却隐隐漂浮着一女子嘤嘤的哭泣声。她哭的十分轻,几欲听不见,但却分外伤怀。

“烨儿……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她搂着怀里已然安睡的孩儿,不住的哭泣。

他现在闭着双目,和其他普通的婴孩全然一样,但女子心中却深知,命运已然逃离她的掌控。

“为什么要像你娘亲,为什么要像我……”

他只是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孩,便会勾人魂魄。若是长大了,那该如何是好啊!!为什么要像自己,为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啊……

女子隐忍的啜泣,断断续续,她枯坐在床沿,一直哭泣到天已泛鱼肚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