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玉簟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8 风雨爱恨,又见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金陵的梅雨季很快就过去,盛夏艳阳、金秋飘香、冬雪严枯,时光荏苒,转眼就是又一年冬季来到,这一年天气极冷,才十二月初,竟就下起雪来,金陵的气温较北方稍高,雪珠还未落地就变成了水珠,更是冷的刺骨。

陶公馆内,大小姐陶雅宜穿着件黑呢斗篷,只在翻领处显露出一条宝石金链,斜斜地挂到另一侧,这也是金陵政府官家太太最时髦的装束,陶雅宜嘴唇上涂着猩红的胭脂,正是巴黎这一季新拟的“蜜丝”,这会儿稳稳地端坐在一张西洋软椅上,不疾不许地道:“如今江学廷非比往昔,我公公认了他当义子,他就算是牟家的人,现在又当了政府的宣传部长,前途不可限量,他对你也是不错的,你怎么人家一来就是一个大白眼,你若不嫁他,你还要嫁谁去?”

归国休假的陶紫宜站在一旁不耐烦地一下下拉着珍珠帘幕,昂首道:“我就跟你实话实说,我就是要做虞家的五少奶奶!”

陶雅宜怒道:“胡闹,你也不想想,如今楚家后继无人,终究没有做大的机会,将来必是虞牟两家争天下,我既然嫁了牟家,你就别想着虞家的五少了,难不成咱们陶家统共两姐妹,竟是虞家一个,牟家一个,你让父亲到时候站在哪一边?”

陶紫宜便把头一甩,转身走到一旁的钢琴前坐下,一个键一个键地敲着,赌气道:“父亲想站在哪一边站在哪一边,我不管。”

陶雅宜一听她这话就上火,当下站起来指着她大声斥责道:“你是不能管,就算你想嫁给虞昶轩,也要看虞昶轩能不能从前线活着回来,他从秋初领军上了前线与萧北辰打到现在,十战九败,如今被萧家军死死围住,虞家这次栽在江北萧家的手里,真是颜面扫地,你还指望他能反败为胜么?!”

陶紫宜的眼泪立时就流出了出来,双手使劲地往钢琴上一砸,“轰”的一声,自己转过头来,一面哭一面嚷道:“我不许你这样咒他,他总是要回来的,我谁也不嫁,我回英国去,不淌你们这浑水总可以了吧。”

陶雅宜真是被气得发抖,气急反笑道:“二妹说的真轻松,我们这里是浑水,可惜了你这样的干净人,你怎么不想想我,我为了咱们陶家,我连牟家那个傻儿子我都嫁了,你倒好,跟我在这里哭天抹泪,你有我委屈?!你让我向谁哭去?!”

陶紫宜见姐姐一急,她历来是有点娇生惯养的,竟大哭起来,转头就往门外跑,一面跑一面哭道:“我说我不回国,你们非让我回国,却原来就是算计着我,让我嫁给那个姓江的小子,他算个什么东西,自己有名有姓的,反认了别人当爹,我就是不嫁,偏偏不嫁!”

楼下的仆人见二小姐这样穿着件单薄的衣服,脚踩着软缎绣花鞋就一路跑下来,吓得慌忙来拦,陶紫宜拼着满腹的委屈,竟一口气跑出了大厅,顺着二门一路跑到了自家的花木小院子里,她跑得太急,迎面就与一个人撞上,这才一怔,两人同时退后一步,陶雅宜看着眼前的人,怒道:“你是谁?”

叶平君穿着件普通的棉裙子,淡淡地几丝刘海垂在额间,乌黑的头发在脑后编了一条长长的辫子,在发尾束了一根鹅黄色的绒绳,她这样的装束极其简单朴素,但一眼就可以看出不是陶家的仆人,她听到陶紫宜这样问,便笑道:“我是来送花的,你们家里的人昨天在我们花店里订了一盆玉簪。”

陶紫宜正是火冒三丈的时候,果然就见叶平君的手里端着一盆玉簪,显然是要往花房里送的,当下就夺过那一盆玉簪花来,道:“我明明最喜欢黄玫瑰,为什么要买玉簪?连你们都要这样欺负我么?!”直接就把那一盆玉簪摔在泥地上,还恨恨地用脚去踩,边踩边气呼呼地道:“我要你的命!我要你的命!我要你的命!”

叶平君呆呆地站在青石板上,就见那一盆玉簪转眼就被她踩得稀巴烂,只听得忽而一阵脚步声传来,原来是陶家的仆人都跑出来请二小姐进去,陶雅宜的声音也传过来,道:“这天寒地冻的,没有你这么闹脾气的,你快给我回来,有话咱们好好说还不行么?”

就有仆人簇拥着陶紫宜走了,叶平君还站在青石板上,身边喧嚣的人声渐渐地远去,她低着头看着那一盆已经稀巴烂的玉簪花,呆了半天,就听身后有人道:“叶姑娘。”正是看管花房的老太太往这边来,叶平君满脸歉色刚要说话,就听到那位老太太道:“你不用说,我都看见了,这陶二小姐……哎……”

叶平君便道:“你能不能借我个小铲子?我把这里收拾收拾。”

老太太就点头,不多一会儿就转身拿了一个花铲和小袋子来,帮着平君把花根和残土收拾起来,老太太就道:“你看这花根好好的,那边有个小佛堂,是专门为了信佛的夫人搭建的,旁白就种着几株玉簪,眼下虽都是枯的,你把这个花根种到那里去,指不定还能活。”

平君就点头,不多一会儿就把花根埋在了佛堂旁边的花圃里,这才转身离了陶家,回了自家开在西门胡同的小花店,这小小的店面其实就是丽媛家里的,这也是幸亏丽媛的资助,才让她和母亲有了一个落脚之地。

平君走进店里,叶太太正巧从里面的屋子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些钱币,一看到平君,就笑道:“那个大主顾又来了。”

平君一怔,道:“他这回订了什么?”

叶太太就笑道:“这回是珊瑚晚香玉、还有茉莉、白兰花什么的……都是些不合季节的花,真是什么贵买什么……你看,这定金给的也痛快,哦,对了,我看他这样大方,就免费送了他一串白兰花串,这一个月真是多亏他这样的大主顾照顾咱们家的生意……”平君不等母亲说完,就道:“他往哪边走了?”叶太太便往南面指了指,“往那边走的,刚走。”平君听完,从母亲手里抽出那一沓子钱币,转身就跑了出去。

她一路往南追着,才一过了胡同,果然就看见一辆军用小汽车停在那里,四个卫戍站在汽车的两侧,另有一个挺拔的青年军人背对着她,正跟一个穿西装戴礼帽的人说着些什么,那穿西装戴礼帽的人,正是每过四五天必到平君的花店里订上许多昂贵花朵的人。

平君上前一步,一个卫戍立即向她喝道:“站住!”平君便站住了,只向那位背对自己的挺拔军人轻声道:“顾先生。”

那笔挺的背影就是微微一顿,才慢慢地转过头来,那军帽下就是一张清俊的面孔,果然就是顾瑞同,他的手里还拿着那一串白兰花串,正是他面前的那位先生刚刚交给他的,顾瑞同看到平君,他愣了片刻,开口道:“叶小姐,五少说,不能让你吃苦头。”

平君把眼眸垂了下来,刹那间心中转了无数种滋味,默了半晌,轻声地问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顾瑞同道:“还好,年前打新店的时候受了点伤,不严重。”他的语气顿了顿,才道:“叶小姐,五少现在……和以前不同了……”

平君便道:“他那样骄纵,若是真能吃点亏,经些历练,也是好的。”顾瑞同业只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叶平君便走上前去,将那一沓子钱币交到他的手里,笑道:“我已经离开了枫台,这些钱我不要。”

那些钱递交到了顾瑞同的手里,顾瑞同看见她的纤细手指上竟然生着一个小小的冻疮,脱口道:“你这手……”叶平君便用另一只手捏住了自己生了冻疮的那一根手指,放在唇边轻轻地呵了口气,再对顾瑞同轻轻笑道:“这样就好了。”

她说完那一句话,从顾瑞同面前转过身去,静静地朝着自己家里走,那一道纤瘦的身影依然是玉立亭亭,乌黑的辫子在她的背后垂下来,发尾的一小段鹅黄色绒绳随着她的走动轻轻地晃着,仿佛是初春里盛开的一小朵蒲公英。

平君总是习惯着忙忙碌碌的,连着几天从花厂子里搬了好几盆盆景回来,将一些新办来的盆栽都摆在温暖的屋子里,做出一个满泱热闹的样子来,另将新折的梅花插在花瓶里,摆放在店面的小窗前。

这天下午,叶太太出门去了,花店里烧着小炉子,正是暖气袭人,平君就坐在店面里面的小花架旁收拾一盆荷包牡丹,她的背后就是堆得如花山一般的大花架子,那花架子正对着店门,平君正忙乎着,就听到有人站在大花架后面道:“有没有黄玫瑰?”

平君回过头去,那大花架子略略挡住了她的视线,只是看清有个人站在那里,她笑着回答道:“有,您要几朵?”

“一百零八朵。”

平君一听这话,便知道这定是一个大买卖了,忙就放下喷壶,绕过那层花架子,向着站在空地里的那一个人笑道:“这样多,恐怕一时凑不……”她的目光才一停留在那人的面孔上,脸色刹那间便是一白,竟是朝后退了一步,就见站在店中央的那个人,穿着件浅灰色风衣,戴着皮手套,双眸温润而隐侠气,竟然是江学廷。

江学廷骤一见平君,也是一怔,失声叫道:“平君。”他着急往她的面前走,竟然不小心踢翻了一个小迎春花盆景,“啪”的一声,就见门外人影一闪,已经奔进来两个背枪的卫戍,叫了一声,“江部长。”

江学廷回头扬了下手,道:“没事儿,你们出去等我。”那两个卫戍说了声,“是!”立正行了一个持枪礼,转身走了出去。

江学廷重新回过头来看着平君,当即情绪激动地上前来拉着她的手,眉宇间都是笑意,连声道:“我可算是找到你了,这真是笑话了,我们这样对答着说了好几句话,竟都没有听出对方来。”

平君看着他毫无芥蒂的笑容,也跟着笑了一下,道:“就是,你还砸了我们小店里的花盆,记得要赔给我。”她从他的手里抽出自己的手去,转身走到一旁将那一小盆被踢翻的迎春花收拾好,江学廷看她竟是这样平静,他却是愈加的不平静,也不犹豫,上前一步就把平君拽到了自己的怀里,激动地道:“平君,这样久的时间,你跑到哪里去了?我真是到处找你……”

他也许是刚从外面走进来的缘故,身上的冷气没去,平君的身体一僵,就觉得那一抱仿佛是冻到了骨髓里,连他的声音,都仿佛是带着冷意的,他是在笑,可是平君就是觉得生疏的冷,她简直无法控制自己要从他的怀里逃出来,忽听得门外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就是叶太太惊愕的声音,“学廷。”

平君忙就从他的怀里挣出来,转过身去,叫了一声,“妈。”

叶太太的目光停在了江学廷的身上,江学廷自小没有父母,兄嫂不容,他几乎就是在叶家长大的,叶太太对他很是有抚育之恩,关切照顾一如慈母,江学廷笑道:“姨母。”叶太太已经快步走上来,抓住了江学廷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手里,双眸竟是泛泪的,“你这个孩子,总算是出息了……不枉我们家平君当年为了你……”

平君道:“妈,你别说了。”叶太太忙就住了口,却还是禁不住流下泪来,道:“我啊,每次做桂花糕都想起你,每次都想,学廷要是想吃桂花糕怎么办?这孩子又吃不惯别人做的……正好,我早上做了一点,我去端给你吃。”

叶太太这样喜气洋洋地往后面的小屋子走,不多一会儿就端了一盘白桂花糕来,放在桌子上,道:“平君,给学廷倒杯茶,学廷,你坐着。”

江学廷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叶平君的身上,竟是没听到叶太太叫他坐的话,叶太太一怔,想到学廷和平君之间只怕有更多的话要说,便也不说什么,转身掀了帘子进了里屋,叶平君从一旁拿过茶叶罐来,见江学廷还站在那里,便笑道:“你看,我母亲还没忘记你爱吃的那点东西呢,你过去坐着吃。”

江学廷这才坐下来,从盘子里拿起一块桂花糕,却是拿起来先看了两眼,才吃了一口,又放了回去,平君站在一旁倒茶,目光只是那么略略地一闪,就把那一杯茶缓缓地放在了江学廷的面前,微微笑道:“这不是什么好茶叶,你将就着喝点罢。”

江学廷忙就端起茶来喝了一口,道:“这怎么不是好茶?我喝着真好。”

平君便微微一笑,继续道:“你刚才不是要买黄玫瑰,我去帮你数数,看店里有多少,若不够,再到一旁的花厂子里去帮你扎一些。”

江学廷稍稍地顿了一下,笑道:“因有朋友开了珠宝店,所以我准备送个花篮给他。”他说完,却又抬起眼眸看着叶平君,半晌低声道:“平君,你怎么这样冷待我?”

他终究还是问出这一句来,叶平君默然站在那里,竟望着那一整排的花架子,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江学廷放下茶杯,道:“难道我们不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你如今这样对我,算什么?”

她一下子就被问怔在那里,呆呆地凝望着那摆放了一花架子的繁花盆景,满泱泱的姹紫嫣红,眼睛里渐渐出现一片迷惘的颜色,交握的手指无声地绞了起来,心里更是揪得慌,青梅竹马的恋人……她走了那样大的一圈,竟又走了回来,但是好像一切都不同了,就连眼前的这个人都不同了,她的手心里竟慢慢地沁出汗来……

江学廷走过来,拉住了她的手,低低地叫了一声,“平君。”

她的眼眸里一片迷茫疏离,轻声道:“江学廷,我这两年去了什么地方,干了什么?你都不问?”

江学廷微微一笑,伸手将她揽在了自己的怀里,无限温存地轻理着她鬓角有些散落的头发,柔声笑道:“傻丫头,我问那些做什么,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现在已经回来了。”

她的心口忽然一阵阵地发疼,耳边竟然响起一阵阵轰轰的声响,如潮声,如海浪,那是枫台的松柏,在山风吹拂下发出的声响,她留在枫台那样久的日子,竟将这一切都印在了脑海里,他的脚步声,他身上淡淡的硝烟味道,他对她的每一分溺爱,甚至他和她差一点就共同拥有的那一个孩子……

原来,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