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蒙的心情日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苏大正没死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发出薅头发的突然袭击,比我自己的思维速度还要快,大正根本就躲避不及。

稳、狠、准!

顿时哀嚎声平地而起,我才意识到自己闯祸了。卧槽!竟然是真头发!

我急忙松开了手,手里却还是留下了战利品,一把头发丝就这样随风飘散了。

这风啊!你起来的可太他妈的是时候了。

他哀嚎着捂住了头,冲着我吼:“你不带这样的啊,我也没比你大几岁,你能不能别这么欺负我?”

妈的!这台词,怎么这么耳熟呢?

“你到底是不是苏大正?”我厉声质问,来往行人都被吓得直躲。

这男人仿佛才回过神来,看了看我嘟囔了一句:“你觉得呢?”

等等!这声音太标准了,根本就不是台湾腔啊!

难道是我认错人了?

这大千世界里没有血缘关系却如同双胞胎的例子一直都有,而且面前这个人也有可能是大正的双胞胎兄弟啊!

这几秒钟的迟疑,令我的气势瞬间落到了下风。我面前的男人开始反攻了,总之就是各种斥责和得理不饶人。

他的头发和口音都不对,难道真的是我认错人了?

见他开始胡搅蛮缠了,我说:“那你报警吧!”

“我报什么警?报警!你不就是警察吗?算我倒霉吧!警察大姐,我求求你了下次弄明白再动手行吗?”

他赖赖唧唧的走掉了,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总觉得他好像是在唯恐避之不及的逃跑。

是因为我的警察身份吗?

那就太抱歉了!

我冲着他的背影敬了个礼,算是赔罪吧!

难道我是机灵过头了吗?我为什么会在惊鸿一瞥的那一瞬间,做出快过思维的肢体反应?

大正已经死好几年了,他姐姐还去了花店处理后事,难道会有假吗?而且他也没有必要假死吧?

我伫立在马路边,陷入了沉思。此时头上的阳光正足,照射在我的头顶,而我的脸部温度却越来越炙热难耐。

我伸出手臂去遮挡那强烈的阳光,哪怕是用眼睛的余光去看,都觉得过于刺眼。

马路上车水马龙,我身边的行人川流不息,各种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多热闹啊!

可就在一瞬间,我周围的一切猛然间如退潮般离我而去!

我顿时一愣!急忙放下手臂四处张望,却被白茫茫的强光瞬间淹没了……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逐渐的回归,我慢慢的又能感受到周围的一切了:来来往往的行人和川流不息的车辆。

我一下子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全身都湿透了,汗水不断的淋漓而下。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汗透成这样?

我望了望头顶的太阳,也没那么刺眼炙热啊!这时我身上的对讲机响了:“收队!收队!逃犯已经成功抓捕!谢谢苏离!谢谢大家的努力!”

谢我?谢我什么?我正在出任务抓捕逃犯吗?

随着疑惑,我的脑海里闪现过好多场景,我突然醒悟了过来:没错!我正在一次抓捕行动中假装街头执勤。

可是刚才我是不是跟哪个路人说话了?

我努力的想着,终于想了起来是刚才偶遇到一个跟苏大正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唉!我一定是太累了,刚发生的事情想起来竟然恍若隔世。

再次抬起头来看看四周,我听到自己说:“他妈的!这天可真好!”

回到家里,我睡了一大觉。都说夜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我却从来都不做梦。

多亏了有手机可以看时间或者定闹钟,要不然我总觉得我每次都是刚睡着就醒了,就是刚闭眼就睁开眼的那种感觉。

当警察,真的是太辛苦太累了,尤其是我这种经常要出任务进行抓捕行动的。

都在警察系统里,我会时常想起曾旭但却再也没见到过。他可能都不知道我也做了警察,因为分开后我们一直没有联系。

他如果见到我,会不会奇怪我的容貌又回到了二十多岁?

我最不喜欢照镜子,因为无论我出多少次任务都不会被晒黑,一直都是这个模样这个状态。

仿佛就是被定格了。

我偷摸调查了苏大正的情况,他没有什么双胞胎兄弟,甚至连兄弟都没有。

他只有个姐姐,早几年我就见过了。读警校的时候,她时常去看我,最近两年我太忙就再没见过。

突然想到了她,我急忙给她拨打电话,属实是忙忘了,要不然怎么会不联系呢?

但是电话怎么都打不通。给她的家里打电话,竟然也打不通。所有我能查得到的号码,全都打不通。

联系不上她了。

这就太奇怪了!

我尝试着联系她的所在分局,询问她这个人的情况,得到的答复竟然是查无此人!

我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有些慌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接到了紧急出警通知。

我给局里领导留言,请求帮忙查找一下苏大正的姐姐,然后就急忙出任务去了。

等我完成任务回来,竟然就见到了苏大正的姐姐。

她老了很多,跟我说她搬家了还换了号码,接到消息说我找她就急忙赶过来了。

她的到来,让我安心了不少。我告诉她,我有一天在街上偶遇到一个人,他跟大正长得一模一样。

我望着大正的姐姐,我说这些的时候心里很难过,可是我发现大正的姐姐却是一脸的波澜不惊。

她很明显在躲避话题不想聊那些,只是不断的告诉我要多休息、出警安全回来之类的客套话。

聊的时间不长,她却一直在重复性的说话,就像是小学生在背诵课文似的。

我感到奇怪,却又没法问她为什么。有些时候有些情绪,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无法跟别人要答案。

她不想说那些,也有可能是不愿触碰伤心过往吧!我想我能够理解。

重新保存了她的联系方式,依依不舍的送她走,我发觉我好像又变得感性化了一些。

这样不好。女人本身就感性,感性的人容易产生情绪,而我的警察职业不允许我情绪化。

我为什么那么在乎苏大正?因为他是我人生的分水岭。

在他之前,我不过就是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每天复制粘贴似的吃喝拉撒睡,毫无意义。

在他之后,我成了一名优秀的警察,生活变得硬性而有规律:出任务、训练体能、吃饭休息。每天都很忙,甚至忙的忘了自己是个不老不死的怪物。

是苏大正,改变了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