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闻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禁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公元9999年,因为环境破坏,天气骤变,各种奇怪的辐射加上化学试剂感染导致生物变异,先是植被疯狂地无规则生长,交通瘫痪,蔓延向城市之后,城市也一座座沦陷了,当然这不止植物的功劳,在绿色占领城市的时候,它们也把各种变异的动物带来了,巨大的蝗虫军团,巨型甲虫、蜥蜴在其中肆意横行,猫科犬科动物们在暗中朝着猎物及人类亮出爪牙……

他们大多数喜欢绿色地带,因为可以找到很多食物,而无法将他们完整驱除的人类无奈被逼进了沙漠地带。

在沙漠里并不是没有危险,移动沙丘,流沙,毒蛇,毒虫比比皆是,说到底只是相对于绿色地带而言安全一些。

自从环境越来越恶劣,沙漠里也开始大风频繁,扬尘处处都是,简直是要把人类逼入绝境。

而那些危险的绿色地带也被人们称为人类禁区。

转眼间就是半年过去。

在一处沙漠小避难所,一个穿着黄色斗篷的人缓缓敲了敲门。

“顾北?”里面的青年打开门,和他抱了一下,“好小子,总算回来了,这风一阵一阵的,我还怕你被埋在风沙里面呢。”

被叫做顾北的男生慢慢摘下帽子,斗篷上的沙子随着动作哗哗地留到地上,露出斗篷原来黑扑扑的颜色。

“没那么容易死。”顾北接过水喝了一小口,“有出什么事吗?”

他们现在呆的地方相当于避难所的一个小门户,在后方的房子里还住着不少人。

“这倒没有,毕竟都这个时候了,还闹的话那就是不想活了。”邢誉叹口气,把水杯接回来,语气略期待道:“怎么样?这次有收获吗?”

“林子中心有一个小军事基地,看样子是在没注意的时候就被植物他们占领了,大部分地方都是这样,不过里面的武器补给这些应该都还在……就是想进去有点困难,至于被困者,这次我还没有遇到。”

这个避难所起先只有顾北和邢誉两个人,但自从他们从原城市中救出了一些顽强抵抗着的幸存者,他们就一起住了下来,只可惜食物水源的问题,总归是要回到绿色地带才能得到充分补充。

邢誉接过顾北带回来的包裹,“他们去绿色地带边缘巡逻的时候发现了三个苹果,好奢侈的,不过他们交上来了两个,你要不要?”

“不了,留给需要的人吧。”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邢誉耸耸肩,把一个有点青的果子塞给顾北:“拿着吧,所有人决定给你的,你不要就没人要了。”

顾北这才接了苹果,而后朝里面走去,与外面充满绝望的世界想比,里面虽然也不是很让人满意,不过已经好了太多,孩子们在像往日一样开心地玩耍,大人们苦笑着畅想未来。

……

“最近幸存者越见越多了。”

“是啊,毕竟哪个方向有避难所之类都传出去了,多多少少应该知道。”

“你们有没有发现沙漠的面积越来越大了?”

“你这么说倒是真有点感觉,就像那不远处的绿色地带后退了一样……”

“哈哈!绿色地带的环境也要变了吗?把他们也变成沙漠得了!让他们感受一下我们居住着的痛苦。”

“求求你们……”

“什么声音?”闲聊着的人抬头望去,见是今天出去巡逻的人回来了,此时他们正带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一直哭着喊着希望有人能重新进去救一下她的孩子,可没有一个人同意的。

周围的人唏嘘不已,失去亲人什么的,他们都经历过。

“求求你们!他还在那!我的孩子肯定还活着,我让他躲好不要出来的……”

“都这么久了,谁知道还活着没有。”

“活着肯定活着……求求你们……”

“可你自己也不确定,到时候没有收获兄弟们也受伤,多不值得。”

“求求你们……”

顾北靠在不远处的墙上,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动植物变异了,人类有一些自然也可以变异。

就目前他们见识过的,关于身体任何方面的增强这个是最普遍的,而其他的,因为和别的避难所没怎么联系上,也不太了解。

顾北看向远方的禁区,飞沙从两个极端之间肆意飞舞,太阳艰难地从飞沙之间露出的光芒,随着股股热浪和扬尘变得支离破碎……

人类的结局……是否就这样了呢?

……

沙漠中心。

“祭祀!我们快走吧!沙暴就要过来了!”

一个白胡子老人面对着那极速而来的风暴,摇摇头,兜帽随着狂风被扯下,露出下方苍老的面容。

他用同样沧桑的声音说:“昆图啊……”

“祭司大人!别说了!我们快走!”昆图拿胳膊肘挡在身前,以免眼睛里进沙子,但依旧被乱沙呛得不行。

“昆图啊……人类秩序早已经分崩离析了,所谓的仁义道德,早已经不适合现在了。”

“祭祀!别说了我们需要你!”

“现在人类生存的机会越来越渺茫,但也不乏英雄之辈,昆图你将会是一个。”老者的目光显得无比慈祥,昆图却觉得那目光包含了太多深意,更像是透过自己看向自己的灵魂。

“我不想做什么英雄,一切是因为有你的存在,我才能次次化险为夷,尽可能救人……”昆图咳嗽了两声,沙子让眼里沁出了眼泪,“祭祀!你才是神的代表!你必须活下去这个世界才有活下去的机会!”

老者摇摇头,白发和白胡子在风里狂乱飞舞,“昆图,这个世界的命运从来没有掌握在我的手里,未来是你们的。”

“人类生存的环境越来越恶劣,同时生存变成了唯一准则……在这个准则的指导下……”

“有人变得麻木不仁。”

——

“闫卫,你在看什么?”一个青年擦干刀上的血迹,有点疑惑。

“没什么。”闫卫收回目光,把刀收回刀鞘,而后从一只巨兽身上跳了下来,对周围的人吩咐道:“把战利品收一收,这些皮毛肉类能带走就割下来带走,不能带走就烧了或扔到河里去。”

“明白。”

“那那些人呢?”

闫卫看了一眼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几个幸存者,冷漠地抬腿往外走去,而后同样冷漠的声音传来,“他们的命与我们何干?赶快收拾完离开。”

他们几人对视一眼耸耸肩,开始执行自己的任务。

“求求你们!带我们出去吧!就带我们出去就好!”

“我们不会惹麻烦,就带我们出去可以吗?”

“哇——”

孩子们哭闹成一团,女人们也在哭泣。

“闭嘴!吵什么吵!”他们端起枪口,“再吵一句你们就直接去见阎王!”

“好了,赶快把东西收拾好,待会他们闻到血腥味过来就不好了……”

“不好!东边有动静!”

“不会吧!哥你这嘴太灵了!”

“灵个头啊,这灵有什么用?赶快收拾一下走人!”

他们三两下收拾完,往绿色地带外退去,女人和孩子们的哭声越来越小,最后在尖叫声中彻底消失。

……

“祭祀!我求求你了!我们快离开吧!他们都还在等我们!”

“昆图,即便有人变得麻木不仁,但依旧有心灵纯美之人存在。”老者突然拍了拍他的头,“他们乐于救助他人,并不求什么回报。”

——

“雪薇,好了,别自责了……那些人就不出来不是你的错……你要坚强,我们这些人可都靠着你凝聚起来的,你要是垮了我们怎么办?”

一个女生正拍着另外一个白净的女生的背。

白雪薇叹了口气摇摇头,“我明白……”说罢她看向远方的地平线,用另一只手包裹住拳头放在胸前,真心道:“愿神明保佑他们。”

……

“只是,若是一味的杀戮或一味的退让温和,也不能达到最终需要的,他们需要的是二者兼得,有着明确的目标,并能为此奋斗,勇敢但也懂得退缩,善良同时坚毅……昆图,我相信你也会成为这样的人。”

“你该去找你新的同伴了,也只有你们能够拯救他们了。”

“祭祀!我不要!祭祀你是我们信仰的支柱,我也答应过他们要把你安全带出去的,人类的未来不在我的手上,也不会在他们的手上,唯有靠祭祀你的神力,这个世界才会有一地希望……祭祀!”

“昆图。”老者垂下眸叹口气,“这么多年我的预知能力就没有错过。”

昆图愣了愣,解释道:“因为……那是神力……”

“神力也好,巧合也罢。”老者抬头看去,沙暴已经越来越近,一路上周遭的一切都遭到了肆虐。

“但是。”老者说,“我已经预知不到今天之后的事了。”

昆图不敢相信,“怎么会?祭祀你别开玩笑了,我们快走……”

“昆图!”老者加重音量,和昆图对视,企图让他冷静下来。

“你觉得为什么?”

“因为没有遇到好的时机……怎样都好,我们不在乎,求求你跟我离开好不好?”昆图已经变成了哀求。

老者又沉沉叹口气,“昆图你很聪明……你一直很聪明,我知道你明白的。”老者浑浊的眼里流下一滴清洁的泪,“你知道那个可能性,只是你不愿意承认。”

“不是……”昆图试图辩解,但是迟迟说不下去。

“你明白的。”老者摇摇头,而后目光坚定道:“我活不过今天的。”

“不是的……不是的……”昆图的胸膛快速起伏了几下,却迟迟说不出话来。

“走吧,昆图,不要让我对你失望了。”

“祭祀……”

“走!”老者突然大喊道。

那毁天灭地的沙暴已经越来越近。

昆图到离开都还是浑浑噩噩的,等他再回头,那道苍老而坚定的身影只剩下一片模糊的黑影,最后被满天的黄沙吞噬。

“祭祀!!!”昆图一下子跪在地上,像是溺水的鱼,到了最后他死死咬住唇,一拳头砸到沙上,眼圈虽红,但已经多了点不一样的东西。

“祭祀……这个世界,会如你所愿的。”

——

“顾北!你干嘛去?”邢誉呆愣愣地看着收拾着东西的顾北。

“想做的事……我心里有数。”

“啊?”邢誉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而后想到刚才那个女人的闹剧又想到了一个不太可能的情况,瞪大眼睛:“你不会要去……”

邢誉追着顾北出去,却见顾北果然朝着那个方向去了。

“顾北……你!”邢誉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

顾北却是直接挥手,扔给他一个东西,邢誉接过一看,是那个苹果。

“把它留给需要的人吧。”

顾北又看向远方,那里植被茂密,静谧而危险:“你想的没错,就当为了自己,我也要去一趟……”

“人类禁区。”

好久没更了……把之前的文修修错别字,补充完整了一点凑一下嘤嘤嘤,咕咕咕咕咕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